若草

写手,无节操,多萌冷CP,黑掐喷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进行谢谢合作
交际障碍一般不回评,望见谅
目前渣全职中

 

【DMMD】神赐之物·三(敏苍)

*N+C社出品的BL游戏《dramatical murder》同人,简称DMMD,同时也是七月新番,没玩过的在此卖个安利,确实挺不错的

*CP为MINKX苍叶

*主要为FD里两人HE后的生活小日常短篇集



5.1

 

这算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事情的开端是两天前的晚上。

敏克和苍叶刚睡下没多久,放在卧室书桌上的敏克的个人终端突然响了起来。

敏克的来电提示音是最普通的那种嘀嘀嘀的电子音,虽然单调但很有效,几乎在声音响起的同时敏克就睁开了眼,隔了几秒后,苍叶也揉着眼睛坐起了身。

“……敏克,是谁啊?”

“亚伯。”敏克道。

苍叶哦了一声,亚伯是附近镇子一家颇受欢迎的森林主题餐厅的店长兼主厨,单亲爸爸一个,算是两人共同的朋友。

敏克接通了终端,并没有因被打断睡眠而懊恼,“亚伯吗,发生什么事了?”

终端里传出亚伯慌慌张张的声音,“敏、敏克……抱歉这么晚了打扰你,可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洁、洁西卡她……失踪了……”

“什么?!”敏克和苍叶同时出声,洁西卡是亚伯与去世的前妻生下的孩子,对至今没有续弦的他来说,洁西卡是他唯一的亲人兼最宝贵的女儿。

“是的……她、她今晚说要去朋友家一起做作业,晚些时间才回来,但离她说好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我打电话到她朋友家询问,对方却告诉我她早就离开了……我、我到处去找,可我找了一个小时,镇里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找到,现在已经两小时了,她还没回家……我报了警,可警察说失踪不超过24小时无法立案……我只好叫了我所有认识的人帮忙……”

听到这里,敏克和苍叶都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和严重性。两人对看一眼,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亚伯,你先冷静一点,我马上就到。”

从两人的家到亚伯所在的小镇,走路挺远,开车也需要二十分钟,说实话不算是很好的求助对象。但亚伯大概实在是着急了,打算把认识的人都找来帮忙,能找多少算多少。

“我要走了。”敏克结束通话,简洁地对苍叶说。

“我也去,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苍叶套上外套,从床上跳了下来,弯腰穿鞋。

敏克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虽然两人穿戴完毕后连脸都没洗,直接把车在山路上开到最快速度,但赶到亚伯所在的镇子,依然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

当敏克和苍叶赶到亚伯的家时,外头正停着一辆警车,一个警察正向亚伯询问着什么。亚伯一边回答着警察的问题一边焦躁地用手挠着头发,看起来像是苍老了十岁有多。

“亚伯。”敏克大步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振作些,事情会好起来的。”

“谢谢。”亚伯勉强笑了笑,对面前的警察道,“那么,警察先生,问话……”

“已经结束了,感谢你的配合,亚伯先生。我们会努力寻找令嫒,一有消息我们就会通知你的。”

“好的、好的……我是说,谢谢……”亚伯点点头,脸上的担忧和悲伤丝毫没有减轻。

警员向他敬了个礼后离开了,苍叶注意到警察们眼下有着厚厚的黑眼圈,让他想起之前听Alex说过最近镇子里有货团体在给年轻人贩卖非法药物,情况貌似挺严重的,镇上的警察们都在尽力追查。

看来最近不怎么太平啊。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镇上的治安秩序一直说不上好,但这里的警察还是讲道理的,让见过恶岛那种警察的苍叶总算对治安燃起了希望。

摇摇头不再想那些无关紧要的,苍叶抬头看向亚伯,这个原本温和有礼的男人看上去很狼狈,一向打理的整整齐齐的浅金色头发乱糟糟的,深褐色眼睛里布满血丝,他是那么忧心忡忡,同时又因某种猜测而感到绝望。

苍叶和敏克是在亚伯经营的森林主题餐厅里认识他的,那天两人在庆祝苍叶的生日,店里的天然气炉突然坏了,对机械一窍不通的亚伯和雇员们手忙脚乱地摆弄了半天没修好,反而延误了给两人上菜的时间。于是等得不耐烦的敏克直接走进厨房,随手拆了炉子又随手装了回去,然后……它就修好了。那天亚伯免了他们的单还给他们追加了两道甜点(当然都进苍叶肚子里了),三人也就如此熟识起来。

亚伯是苍叶见过的最温和的人,虽然妻子早逝,但他活得一点也不悲观,而且把女儿洁西卡教得很好。那姑娘今年十二岁了,非常地活泼开朗精力过剩,因为喜欢岛国动画的缘故,跟苍叶的关系也挺好,最近正缠着苍叶教她日语。她说她喜欢那个有着和服和樱花的国家,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虽然是两个人组成的家庭,但他们互相扶持,非常坚强地生活着。

就是这样平常而美好的家庭。

怎么会有人忍心破坏这一切呢。

“别担心,亚伯。”苍叶紧紧握住亚伯的手,郑重地开口,“我们一定会找回Jessy的。”如果不能,我必定要让伤害她的人偿还代价。

亚伯看了看面露关切、神色坚定的敏克和苍叶,总算露出一个稍稍放松的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是……大概是今天中午吧,她和我说晚上想要到朋友家去做作业,然后再一起看会电影,承诺我说八点会回来。这也是常有的事,所以我没说什么就答应了。而且她偶尔会因为看电影而耽误时间,所以八点她没回来,我也觉得没什么,直到九点了我才觉得不对劲……”亚伯坐在餐桌后,只招待了两人速溶咖啡,垂下头回忆着,“她从没这么晚归过,如果她想要在朋友家里过夜,应该会给我打电话的……所以我打去了她的朋友家,但对方却告诉我洁西卡七点半就已经走了……”

他把一只手插进刘海里,低声道,“我才意识到不对劲,但那时我也只以为她是不是跑到什么地方去玩,然后迷路了……所以我在附近找了找,还是没有,我只好联络了认识的朋友和邻居帮忙,还报了警。但因为无法立案,现在也只有一些有空的巡警在帮忙……很抱歉打扰到你们,我知道你们赶过来很麻烦,但我真的太担心,真的没有办法了……”

亚伯看着他们苦笑着,“很奇怪吧,虽然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但我不知为何非常信任你们两人,怎么说呢,总觉得你们很可靠……所以下意识就打给你们了,真是抱歉啊,现在想来真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行为呢……”

“没有的事,换了我也会很惊慌失措的,而且现在多个人就多份力嘛。”苍叶轻轻拍着亚伯的手,安慰他,“你先别慌张,亚伯,我们一起想办法,洁西卡一定能平安回来的。”

亚伯听着那蕴含慰藉之意的轻柔话语,非常不可思议地,感到内心那沉重苦闷的情绪减轻了许多。他狠狠抹了把脸,振作精神,重重点头,“好的!”

“那么我们来梳理一下事情过程。”待两人互动结束后,敏克用手指叩了叩桌面,拉回两人的注意,“警察和这里的镇民们都在帮忙找,我们去了也没多大用处,不如排除已经找过的地方,好好思考洁西卡可能遭遇了什么,也许能发现些线索。”

苍叶和亚伯都点头表示同意。

“按你的说法,你女儿近期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表现和以前一样,以你对女儿的关心,我想她也不会有太大的不满,那么基本上可以排除离家出走或是私会男朋友之类自行失踪的情况。也就是说,她的失踪是非自愿性的,被人挟持绑架占了很大一部分可能。”

敏克用和平常一样的平静语调说完后,气氛突然变得紧张了几分。

虽然这是基本能确定的事情,但亚伯总抱有几分幻想,期望洁西卡只是调皮或心情不好而藏了起来——相比之下,这还是个比较好的发展。

“中午开始你就没有见过你的女儿,不过按照你的说法,直到七点半她的行踪还是可知的。而七点半她从朋友家离开后,就再也没有音讯,到现在已经接近三个小时了。”敏克把已知的线索梳理了一遍,又问道,“你确定,你女儿今天下午有去上学,并在放学后到了她的朋友家?”

“是的,我问了她的班主任,洁西卡下午有去上课,放学后也确实和赫瑞德结伴走了——啊,赫瑞德你们见过的,就是洁西卡常常粘着的那个女孩,她今天就是到赫瑞德家去了。”

敏克只是点点头示意见过,倒是苍叶因为跟洁西卡关系颇好的缘故,也和赫瑞德交换了终端号码,聊过几次,对她比较熟悉。

赫瑞德跟洁西卡关系非常好,不过和开朗活泼的洁西卡不同,赫瑞德是文静内向型的,但也是个善良的好女孩,苍叶不认为她会伤害洁西卡。倒是她的父母给苍叶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像是总在强颜欢笑似的。不过可能是由于赫瑞德的父亲最近失业了的缘故吧。赫瑞德的母亲并不工作,当唯一的生活来源断掉,家中比较困难的时候,焦躁些也是能理解的。

嗯……

“我们去问问赫瑞德吧?”苍叶突然提议道,“既然她是最后一个见洁西卡的人,她应该知道的最多吧。”

“警方和我都已经问过她了,尤其是我,有些太着急了,可能吓到她了……明明洁西卡失踪,她也很担心害怕呢。”亚伯叹了口气。

“让我去吧,我对付小孩子可是很有一套的。”苍叶笑着眨眨眼,“Herry在哪里呢?她家吗?”

“啊啊,是的,她现在和她父母在一起。”

“那么我和敏克过去看看,亚伯你留在这儿,一有什么发现你就告诉我们,我也是,有什么线索马上告诉你。”

“好的。”


TBC


*主角即使退隐了,也总是会遇到各种案件的,这是铁律(严肃脸(滚


  31 4
评论(4)
热度(31)

© 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