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草

写手,无节操,多萌冷CP,黑掐喷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进行谢谢合作
交际障碍一般不回评,望见谅
目前渣全职中

 

[全职高手]The Little Words(王叶)

*做英语阅读被秀恩爱的产物
*王叶退役并同居设定
*简单来说就是王叶秀恩爱
*ooc可能,慎入



[王叶]The Little Words That Work Love Magic(又名:叶修大大的发糖大作战)




——一些小小的、貌似不起眼的语言,可以让两人的爱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这是叶修最近从一本不知什么杂志上看到的,他表示看着挺有趣,可以一试。
……反正他挺闲。

1.Using terms of endearment

——使用爱称

叶修对王杰希的称呼一向是王大眼。
这绰号不是他起的,只是他听当年微草的初任队长连同队中前辈是这么叫王杰希这个潜力新人的,便也摆着前辈的架子叫起来——也不想想他自己其实也和王杰希没差几岁。
但这绰号确实是他推广出去的,至少黄少天肖时钦方锐那几个后来加入的会知道这绰号,叶修功不可没。
当然这绰号一开始只是前辈对后辈开的玩笑,本身是没带恶意的,而叶修一直这么叫着也只是图好玩,没有真嘲笑的意思。因此王杰希也不怎么介意。何况叫了这么多年,叶修早把这绰号当成了王杰希的另一个名字,要他现在换回叫本名,别说他,就是被叫的那个都不习惯。
只是叶修在某一天清晨醒来时,迷迷糊糊坐起来却因为清晨的冷空气而一秒钟缩回被窝,然后被躺在身旁的男人搂进了怀里,下意识喊了声“王大眼”后,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认识这么多年,似乎,真的没怎么好好叫过他的名字。
相比之下,对方对他的呼唤从一开始的前辈到后来的叶秋,恢复真名后就自动更正为叶修,一直是规规矩矩的。
王杰希一只手在叶修背后拍了拍,声音因刚醒来显得微哑,却更有些磁性,“星期天,多睡儿吧。”
“哪儿睡得着,你昨天那么早就拉我睡。”
昨天下午叶修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奔赴兴欣做技术指导的旅程,回到了他和王杰希位于B市的家,一个月没见的两人一见面就是干柴烈火,直接从浴室做到了卧室,完事后草草吃了点晚饭就上床睡觉去了。前一天上床时间实在太早导致第二天醒来的时间也很早,叶修觉得他都十多年没见过清晨初升的朝阳了。
说睡不着是真的,不过因为醒的太早不习惯,脑子还挺晕。
“那你再躺会,我去买早餐。”
王杰希松开叶修,尽量小动作地下了床,随后给叶修掖好了被子,才转身打开衣柜开始换衣服。
叶修趴在枕头上,半眯着眼欣赏王杰希脱下睡衣后露出的腰线流畅的背部,那上面还有他昨天留下的捉痕。
“我想吃对面街角那间。”
“那家店最近没开,老板病了。过两条街那家行不行?”
“也行。”
“恩,睡吧。”
“都说了睡不着了。”
“那……”
“王杰希。”叶修突然郑重地、近乎一字一顿地叫出这三个字。
——他的恋人的名字。
然后他清楚看见王杰希穿衣的动作顿了一顿,转过头诧异地看着他,那张只要忽略了大小眼还算蛮帅的脸上明显透着微红。
“害羞了?”叶修一手撑在枕头上托着腮,眯着眼笑道。
王杰希定定地看了他一会,突然走到床边,单膝撑在床上,俯下身和叶修吻在一起。嘴唇相触磨蹭了一会,王杰希就透过叶修微微张开的嘴把舌头送了进去,舌尖纠缠在一起。
“唔……”
叶修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吟,他现在还有些神志模糊,王杰希突然的深吻让他感到有点招架不住,根本阻止不了对方的舌尖入侵和唾液不停流下。
待两人分开时,叶修自下巴到胸前都被唾液浸得湿透了。
“怎么突然那样叫?”
两人额头抵着额头,王杰希低声问道。
“你不喜欢?”
“倒也不是……我很高兴。”
“那就行了呗。”
叶修觉得说出那三个字时,他自己的心跳也不由自主快了一拍,实在是很少叫,他连告白时都没喊过王杰希本名,就是随口一句“王大眼我们在一起吧”。
不是不行。只是,真实姓名终究是特别的。
叶修想王杰希现在的感觉大概跟“叶修”这个真名刚被爆出来那会他的感觉差不多。那之前他听王杰希叫的都是叶秋,不是本名也没什么大感觉,换成叶修后再看跟以前同样的话,却都会觉得不自在,光是聊天时看到叶修两个字都会莫名其妙脸有些热。
但,不能否认,很高兴。
叶修在王杰希眼角处亲了一口,那双大小眼现在还透着愉悦的情感。
“以后我都这么叫吧。”
“好。”


2.“Thank you ”

——“谢谢”

曾经有人说过,爱情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不需要说谢谢。
而叶修确实很久没跟王杰希道过谢了。
叶修虽然为人比较没下限了一点,但对于帮过他的人还是会道声谢的,哪怕只是一句听着就像嘲讽的“谢了哈”。但他和王杰希第五赛季开始交往,到现在退役两年,整整七年的交往历程,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到了一个……怎么说,比较深入的境界。偶尔,即使不说话,只是对望一眼,他们都能大致读懂对方的意思。
所以道谢什么的,叶修表示,没什么必要。
但杂志上说:“无论如何,要把内心的谢意说出来,这样他才会知道,你有多感谢他为你做的一切”。
……看着好像挺有道理的。

抱着“试就试呗”想法的叶修在王杰希给他剥了只虾蘸了酱油并直接送到他嘴里后,边嚼边含糊不清地说了句,“谢谢。”
王杰希愣了一下,疑惑又惊讶,真心实意地问,“为什么?”
“额……帮我剥虾?”
“所以说,为什么要说‘谢谢’?”
“……”
叶修把嘴里的虾吞了下去,想了一会,然后心情很好地笑了笑。
“也对,没必要。”

确实是不需要。
只是,也许那个道谢的建议,是为了让你能亲耳听到恋人这样的回答。
——“对我,你不需要道谢。”

3.“please”

——“请”或“拜托”

“大眼……杰希,帮拿一下糖,在你左边的柜子第二层左数第二罐。”叶修一手拿着锅铲,低头看着锅里未完成的糖醋鱼,头也不回地指挥。
按照约定,叶修开始叫王杰希的名字,但大眼毕竟是叫了多年的称呼,要改掉实在不是一件易事,有时候要说点什么,脱口而出的还是大眼。
叶修和王杰希都会做饭,但有趣的是,直至退役前,他们俩都不会做饭。作为职业选手要保养好手部,因此他们都很少进厨房,毕竟要是切菜时割伤了手或是被油烫伤了,那可不是好玩的。而退役后就不需顾忌那么多了,两人便乖乖去把这项过日子的必备技能学了回来。就结果来说两人的技能点都加的不错,而且,非常惊人地,叶修的做饭技能居然比王杰希还要高。
至少厨房里锅碗瓢盆以及各种调味料的摆放都是叶修在掌控着。
只是叶修的懒也不是退役了就能改变的,因此平时比较多的还是王杰希在负责伙食。

关于名字的问题,其实王杰希不是太在乎,不管哪个称呼他都能接受。只是叫名字的话他会更高兴一些罢了。他也耐心地等着叶修慢慢改,反正这事不急,而且平时看叶修错喊了他的外号又得再说一遍他的名字时有些烦恼的表情,也算是一份情趣。
比如现在,王杰希看着背对着他的叶修,就觉得看不到他表情有些可惜。
王杰希在内心默默地遗憾了一会,依言打开柜子,拿起第二层左数第二个罐子,刚要递给叶修;却听见叶修似乎是因为隔了几秒还没见到东西,补了一句——“拜托了?”
王杰希有些好笑地走过去,一手很自然地揽住叶修的腰,另一手把味精递给他。
“干嘛这么客气?”


4.“You look nice”

——称赞对方

王杰希退役后除了在微草当技术指导,还在联盟里谋了一官半职,专门负责战队方面与联盟的沟通工作。毕竟自己就当过职业选手,这么多年来也摸透了联盟的行事方式,专业对口,这份工作王杰希做起来算得心应手。
衣柜里属于王杰希那部分有五套西装,两套是王杰希以前当微草队长有应酬时穿的,三套是退役后转职联盟官员后特意买的。非要说有什么差别,大概是前两套样式比较时髦,后三套风格偏向成熟。
叶修是看不出这五套西装大体上到底有什么不同的,但他挺喜欢看王杰希穿西装的样子,毕竟只要不是长得太抱歉的男人,穿起西装来都会显得特别帅气挺拔。而前面已经说过了,只要忽略那双眼睛,王杰希长得还是不错的,更何况还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效果加成,总之穿起西装的王杰希对叶修的作用力还是挺大的……让他心动的作用。
但这些想法叶修从没对王杰希说,一是觉得没必要,二是让他主动承认被穿西装的王杰希煞到了……实在,略耻啊。
然而这天,看着一身纯黑西装、对着镜子认真地打领带的王杰希,叶修神使鬼差地走过去,替他打好了领带,抬起头在比他高一些的男人唇上亲了一下,低声道,“好帅。”
之后……
据说王杰希整整一天都笑得自带具现化桃花背景。


5.“I love it when you ……”

——当你……,我觉得更爱你了

叶修溜达进微草战队的训练室时,王杰希正弯下腰指点着一个新晋的战法选手,明明一直以来用的都是魔道学者账号,王杰希对战法PK的细则窍门却清楚得很,一条条慢条斯理地说过去,让被指导的选手受益匪浅。
叶修见了也没打扰他,随手拖了张转椅坐下,托着腮看着这一幕。
遵照微草的规定叶修进门前就被烟掐灭了,又在走廊里晃荡了几分钟,等浑身烟味散去才推门进入训练室。由于前队长难得过来做指导,正在训练的选手都全神贯注不敢失误,因此没人注意叶修无声的到来。
直到王杰希结束了指点,拍了拍新人的肩膀说了几句鼓励的话,直起身条件反射地环视训练室,才看见叶修懒洋洋地歪在转椅上的身影。
王杰希当下一愣,随即也反应过来,给了叶修一个“稍等”的手势,便跟训练室里的选手们大致总结了几句,又专门跟已经是微草队长的高英杰道了个别,才跟叶修一起走出训练室。
只是可怜了微草大部分不明所以的新人选手。看见兴欣前队长传说中的荣耀教科书出现在训练室里就是一愣;然后自家前队长跟他肩并肩离开了又是一愣;最后隐约听见他们在讨论晚饭吃什么的问题……那直接僵直了。

“怎么过来了?”
走在微草俱乐部的走廊上,王杰希一边问,一边趁叶修把手伸进口袋掏烟的时间大爆手速拆了一根芒果味棒棒糖塞到了叶修嘴里,这是他最近为叶修制订的戒烟战术之一——烟瘾发作时,就塞一颗糖。
“应酬的酒店离你这不远,我看这个点你应该还在俱乐部,索性直接过来找你,这样我还不用挤公车回家。”
想抽烟的行动被阻止了,叶修却没什么不满,乖乖咬着棒棒糖舔了舔,“还能顺便买菜。”
王杰希点点头,作为一家公司的老板居然没车,叶修不得不说也真是奇葩。但他本人倒是坚持有车也没用,反正他又不准备花时间考驾照。于是公司配备给他的那辆黑色奥迪A8就直接过继给了王杰希,主要用于工作出行以及……买菜。
“指导队员很认真嘛,辛苦了啊大眼……咳,杰希。”
“还好。”王杰希微微笑了笑。
即使为联盟打工领到的工资已经远远超过给微草战队作技术指导的,王杰希依然坚持后者才是他的本业。在这点上他又跟叶修神同步了。叶修退役后当了个公司老板——他回家一趟接手了家里关于电子产品的业务,专门与联盟合作,生意做得挺成功。然后此人一天到晚当甩手掌柜,把偌大一个公司扔给可怜的下属,美曰其名这只是哥的打工哥的正业可是兴欣的战队顾问你不能要求哥把时间都花在打工上不务正业吧。
打工能让银行卡每个月进账一堆零,正业却几乎是义务劳动,听说这件事的人们纷纷表示没见过如此凶残的打工。
但王杰希明白叶修的想法,对他们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除了家人就是荣耀。甚至他们一个当官一个从商,根本上来说也是为了联盟的日后发展,让以后的职业选手们能得到更好的待遇,让电子竞技这个行业得到真正的重视和推广。
跟得到的金钱回报多少无关,能为荣耀、联盟以及自己心系的战队付出最后一份心力,比什么都重要。

“对了,王杰希,跟你说个事。”叶修转过头,凝视着王杰希的眼睛,难得温柔地笑着,“看着你教那些孩子们的样子,我觉得我好像更爱你了。”
王杰希怔了怔。
然后他伸手,取下叶修口里的棒棒糖,凑到叶修嘴边亲了一下,笑道,“那以后多跟我来微草吧。”


6.Saying “I love you ”in a new way

——用不一样的方式说“我爱你”

“我靠!!叶修你妹退役了居然还来帮兴欣抢BOSS你烦不烦烦不烦烦不烦不是成家了吗不是嫁给王杰希那家伙了吗乖乖在家相夫教子啊出来抛头露面算什么!!等等、靠!!混账你居然敢集火我们队长看我砍死你砍死你砍死你砍死你看剑剑剑剑剑剑剑!!!!”
“少天好像你才是在相夫教子的那个吧。”叶修看着一片乱战中冲到后方保护索克萨尔同时还不忘给流云叮嘱上一两句的夜雨声烦,呵呵地笑了。
不再理会夜雨声烦的垃圾话攻势,叶修指挥着兴欣公会拿下了这一次的BOSS,然后就毫不留恋地脱战下线。
低头看看时间,五点五十,刚刚好。
关了电脑,叶修晃到厨房,像往常一样帮忙把碗筷摆好,做好的菜端到餐桌上。王杰希此时正在炒最后一个菜,他们俩没有交流,却都清楚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今天好像特别丰盛哈?”看着王杰希把最后的菜也端出来摆好,叶修有些揶揄地看了看恋人,这几天都混在游戏里的人当然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王杰希也是。
“七夕快乐。”王杰希笑了笑,走到叶修身边,和叶修交换了一个柔腻的亲吻。
一吻之后叶修的嘴唇变得水润,看上去有点微妙的色情,却还是没个正经,“不错,很有心,朕心甚悦。”
“要不要先用膳?”王杰希也陪他开玩笑。
“行,王爱卿也一起吧。”叶修大手一挥,准了自己的忠臣陪着自己一同用饭。
两人坐到餐桌边,晚饭的内容确实比往日丰富不少,王杰希还特意买了几只大闸蟹回来蒸。他拿起一只细心地撬开壳露出蟹黄,用勺子舀起一勺,再倒一点醋,然后递到叶修嘴边,“尝尝?”
叶修张开嘴就把蟹黄含了进去。他很习惯被王杰希喂食,不管是棒棒糖还是饭菜,或者一个吻。
“嗯,还不错。”
“那就好。”
叶修也挑了一只蟹剥壳,作为H市人他做这份活儿比王杰希熟练许多,三两下就剥开了,“恩,这只蟹黄比较多,给你了。”
王杰希也没扭捏,接过叶修递过来的大闸蟹,然后把自己剥开的那只放到叶修面前。

“王杰希。”
两人正挑着蟹黄蟹肉吃得欢,叶修突然喊了句。
王杰希没回答,投过去一个疑惑的目光。
然后叶修很浅地笑了。
“没……就在想,你是我的,太好了。”

荣耀教科书的魔术师恋人有点招架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告白,顿时脸都通红了。
虽然在一起这么多年,暧昧也暧昧过,告白也告白过,什么“我爱你”“我想你”之类的情话也说过,可那都是年轻时的事了。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稳定得不能再稳定,腻歪的话也很少说了,此时乍一听叶修这根本是变相告白的话,王杰希还真有种心脏被击中的感觉。
而类似的感觉,魔术师先生这几天已经有不止一次了。
“你这几天怎么都…怪怪的。”
“恩?发现啦?”叶修慢条斯理地又含了一口蟹黄,“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的,说一些小语句可以增进婚姻感情什么的。怎样,觉得有用吗?”
王杰希听罢有些无语,他觉得叶修这就是太闲了。
不过……
他微微倾身亲了过去。


不能否认,是挺有用的。

【END】
  304 19
评论(19)
热度(304)

© 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