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草

写手,无节操,多萌冷CP,黑掐喷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进行谢谢合作
交际障碍一般不回评,望见谅
目前渣全职中

 

【全职高手】在操场中心说爱你(黄叶)

  

 

*光棍节贺文

*大学计算机学院paro

*黄少怒跑3000米抱得美人归的故事

*傻白甜

*OOC

 

 

 

‘玛德!!明天三千米跑我要是拿了第一我就去告白!!’

这是R大计算机院运会前一天晚上十点,ID为夜雨声烦的账号在校论坛里发的一条新帖,当然以这位大大的风格点进帖子就能看见里面有超过一千字的内容,但大家都知道嘛……这家伙的帖子,看标题就够了。

这家伙的帖子标题总能简明扼要地概括他的中心思想。

然后论坛里瞬间炸开了锅。

抢到沙发的是终年混论坛的李迅同学,‘黄少V587!!点赞点赞!再顺便点根蜡!!’

抢到板凳的是也混论坛但是里版的戴妍琦,‘黄少V587+1!!点赞点蜡+1!!顺带喜欢的人是谁透露一下呗?哪个院的?大几啊?男的女的?不会是喻文州大大吧?’

戴妍琦跟黄少天同班,她口中的喻文州是他们班班长,这三人今年同为大二,而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行动模式标准诠释了什么叫好哥们。只是别的院的好哥们喜欢一块儿打篮球泡泡妞什么的,他们俩的爱好就是一块写写程序打打荣耀。

前排抢完后,出现的是楚云秀,‘啧啧黄少天你居然也有了喜欢的人,不过你sure你跑完3000米你还有气告白?’

瞬间一排+1、+2、+10086……顺带每人都体贴地点了一个蜡烛。

这确实不是楚云秀在嘲讽,而是大计机虽然高智商IT学霸很多,即使学渣也能拿几个程序去伪装一下学霸欺骗一下别院小妹,但基本都是些战斗力只有零点五的渣渣。跑3000米——即使只是和同院的人比,那也是作死的节奏。

别的不说,每年没跑完晕倒的就占一半以上。

加到了最后,ID为一寸灰的乔一帆很有良心地说了句,‘不会吧……黄少最近不是每天晚上都去跑内环吗?’

‘卧槽不是吧?!’

‘居然跑内环……黄少你还算我们大计机的一员吗太嫌弃你了!!’

‘爱情的力量啊!眼睛都被闪瞎了啊!!’

‘内环多少米?三千还是五千来着?’

‘三千多吧?黄少真乃能人,爱情果然使人傻逼啊……’

‘小乔你怎么知道的?’

见有人问自己,乔一帆乖乖回答,‘前天我去叶修前辈的宿舍做课题,看到黄少拿着宵夜进来了。’

‘………………’

‘玛德居然还有宵夜!不能忍!!’

‘烧了!!快烧了!!脱团无所谓为什么会有宵夜考虑一下我们这些通宵党的感受!!’

最后ID为生灵灭的肖时钦小小地真相了,‘原来如此啊顺带买宵夜吗……大概能猜到黄少是怎么跑的了。’

校园内环全场三千四百米,其中有一处能通到校外宵夜摊,基本上晚上有空的人(当然基本上这里面都不会有计机的孩纸)都会悠闲地慢跑一圈,顺带绕到校外宵夜摊去买份宵夜为熬夜做好准备。毕竟就算体能再怎么差,三千米边走边跑半小时也能走完了。

可是!平时悠闲的慢跑跟赛跑哪能一样啊!!黄少天这货上了跑道也就顶多从战五鹅变成战七鹅吧!!

得出此结论,众人继续愉快地给黄少天点蜡,顺便询问那位有幸得到黄少告白的人究竟何方神圣。

 

与此同时,刚用手机发了新帖的黄少天从校内环归来,大汗淋漓地冲到位于计算机院宿舍六楼的大四宿舍,狂敲其中一间的门,“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开门开门开门开门!!你快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有本事打荣耀你怎么没本事开门啊?!叶修叶修你快开门……”

“没锁。”宿舍里传来一个懒洋洋声音,隔着门板有些含糊不清。

黄少天哦了一声,扭开了房门。

“啧啧,每回都这么玩有意思吗,喊哥的名字那么多次哥会折寿的。”

叶修似乎刚结束了一场PK,把耳机从脑袋上摘下来,扭了扭脖子,看了一眼浑身湿漉漉似乎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的黄少天,见怪不怪地扔过去一条毛巾,“快擦擦,看你那汗。”

“哦谢谢……喂喂叶修叶修叶修你妹的说什么呢,以你这缺德劲你这寿早折光了好吗,哪轮得到我来折你寿,别冤枉好人啊。”黄少天一边擦汗一边反驳道。

叶修笑了笑,“呵呵,好人。”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举起了一只手上提着的宵夜。

“哎哟喂少侠你真是大好人!哥行走江湖多年,就没见过你这么古道心肠善良纯真的,语言不足以表达我的敬仰,请少侠受我一拜。”

“卧槽!叶修你要脸吗?!”黄少天话里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看到有宵夜就态度秒变啊你!!能有点节操不?”

“呵,那玩意儿能吃?”叶修笑得一脸嘲讽。

“……”

黄少天不知第几次地败了。

同时他不知第几次恨铁不成钢地狠戳自己的心脏——“你是多没品位才能喜欢上这么个无耻无节操无下限的家伙啊?!!”

唔,对,黄少天喜欢叶修。

暗恋加单恋。

 

叶修对着透明塑料袋里的手抓饼和饺子犹豫了两秒,最后一手拿起手抓饼放到嘴里啃,另一只手甩着鼠标点开了校园论坛。

黄少天拉了叶修宿舍另一个人的椅子过来,坐到叶修隔壁,看着他的动作,“会太辣吗?”

叶修不太能吃辣,却又实在钟情这家的手抓饼,之前吃的时候被辣得直喝水,所以黄少天今晚特意让那老板少放了点辣酱。

叶修咽下一口,“还行。”想想又补上一句,“刚刚好,值得表扬。”

“那就行。还有谁要你表扬啊。”黄少天侧头看了看另一边空了的床位,“魏老大今晚又不在?”

“是啊,夜生活比较丰富,没办法。”

魏琛就是叶修的宿友,两人都是大四党,同宿四年,都直面过对方最最猥琐的一面,所以成了铁得不能更铁的哥们。

在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魏琛是黄少天大一时的班导,跟黄少天的关系说是师生其实更像一对兄弟……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兄弟。黄少天至今喊魏琛都叫“魏老大”。幸而那时的班长是喻文州,才没让黄少天那班被魏琛带着一路往猥琐不靠谱的方向驶去。然而大三下半年魏琛意外在一家公司找到了实习,却又不放心班里那帮兔崽子,就想说找个人帮照看一下。

所以终日宅在宿舍的叶修就被他看中了。

然后,同样不得不提的是,叶修大大是个学神,学习游戏两手都抓还两手都硬。这么一个拿过全国奖学金读完双学位还提前保研的货,平时爱好就是宅在宿舍打荣耀,全神之领域都知道有个不定时刷新的荣耀最大BOSS叫一叶之秋……哦不对,那个号送人了,现在是君莫笑。

总之,大三下学期的叶修刚申请保本校的研究生成功,闲得很,就被魏琛拉去带孩子……做班导去了。

于是叶修就跟黄少天认识了。

魏琛班上熊孩子多,见换了个班导本来不服——这其中以黄少天为最——结果被叶修上荣耀竞技场一连PK了37场无一不胜,从此再没人敢捣乱。

黄少天也从一开始的不服气变成了每天见面就“叶修叶修叶修叶修你昨天去抢BOSS了对不对为什么不叫上我我昨晚做完编程可无聊了哦不对你还欠我PK呢快PKPKPKPKPKPK我今天绝不会让你蒙混过去了唉夜袭你妹的你听见没有别装傻啊你……”。

……烦。

 

最后,最不得不提的是,魏琛当然不是夜生活丰富,计算机院大四的死宅男哪来的夜生活,他只不过是跑到那群网吧认识的弟兄那儿找个窝过夜去了。

按他的说法是——“玛德每晚看着你和我徒弟秀恩爱真是不爽啊就算有免费宵夜也不能忍!!”

 

“话说,少天。”叶修点进黄少天最新发的那个帖子,已经被飘红置顶了,版主张新杰大大果然是个非常懂的人,“我都不知道你有喜欢的人啊,居然还能让你去跑3000米告白,真爱啊。”

叶修说着,笑得很是揶揄。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废话,你平时老嫌我烦都懒得理我,怎么会知道我喜欢谁。”

“好好好我的错,那告诉我呗?”

“才不要!”

“别啊黄少天同学,身为班导我要了解班上每位同学的生理和心理状况以便最好地辅导你们啊,别让哥难做啊快告诉我你喜欢谁?我还能给你做个心理辅导什么的。”

“切切切,叶修你就吹吧就你这样还给我做心理辅导?恋爱谈过没?初吻献出去没?哦不我就不要求这么高了,跟别人牵过手没?”黄少天用混合着不屑和幸灾乐祸的眼神瞄着叶修。

叶修乐呵呵地笑了笑,“没办法啊,哥比较洁身自好,比不得黄少天同学你经验丰富啊。”

“滚滚滚!!说得好像我不洁身自好一样叶修你这家伙别偷换概念啊!!跟你这处男比起来谁都经验丰富好吧?!”

“哦,原来你不是(处)。”最后一个字叶修没说出声,只是做了个chu的口型,看上去有点像在索吻。

黄少天脸突然就红了,也不知是因为话的内容还是说话的人。

“滚滚滚你这个不要脸的!!还班导呢还心理辅导呢你才是那个该被辅导的人好吗!!”最后他只能大喷垃圾话以掩饰自己窘迫。

“呵呵。”叶修早习惯了黄少天的源源不绝的垃圾话,笑眯眯地放开鼠标,一手撑着额头看他,“真不说?”

“不说!!”黄少天在内心咆哮就是你啊你个全年情商掉线的迟钝混账,“……而且明天我赢了你不就知道了!”

叶修笑容不减,“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啊,黄少天同学。”

 

又跟叶修插科打诨了一会,黄少天就回自己宿舍去了——同一栋楼,只是二层——毕竟要为明天3000米蓄足精力。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完了论坛帖子里的所有楼,无一例外都是点赞点蜡外加询问黄少要告白的佳人是哪位,叶修心想黄少天那小子够可以啊藏得真是严实哥跟他那么熟了都没听到点风声,一边点了根烟。

知道黄少天大概会在十点来,他提前半个小时就不会抽烟,还特意开窗开门通风,让宿舍的烟味散去。所以黄少天过来时,叶修宿舍的门从来是没锁的。

不过原来这两个星期都给他带宵夜是因为要跑内环顺路么。

叶修莫名其妙有种被玩弄了感情的错觉。

所以他想了想,回了个帖,内容只有一行字,‘赌一百块少天告白失败。’

瞬间赌资涨到了好几千。

 

第二天,身着深蓝色班服的黄少天上跑道前一刻还在跟喻文州抱怨,“卧槽卧槽这些家伙人干事居然用金钱攻势本剑圣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人吗区区几千块就想让我告白失败那简直是没门再说了就算我真失败了他们那钱要给谁啊都没个人赌我成功的哎算了都给我好了反正绝对成功我都为他跑3000米了这么大的牺牲鳄鱼都被我感动了对吧班长……”

“少天,该你了。”大二依然因为同班同学的信任而连任班长的喻文州微笑着拍了拍黄少天的肩,喇叭里播音员在叫着黄少天的名字,示意他上跑道准备比赛,“加油。”

“放心班长,绝对拿第一!”

黄少天比了个V字手势,蹦跶上了跑道,活动开身体后,他回头看了看警戒线外观众聚集的地方。

叶修不在。

明明刚刚还看见对方在他们班帐篷那儿说说笑笑大开嘲讽的,结果现在知道他要跑3000也没来看他。黄少天有些气愤地刷着弹幕——卧槽卧槽这算什么班导啊!慰问呢鼓励呢出征前(?)的最后温存呢?!都没有这是要闹哪样!!

“想啥呢你。”

熟悉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黄少天回头一看,顿时愣了,心想这人是怎么跑到发令员隔壁去的?那地儿不是闲人勿近吗?

再一看那拿着枪的发令员,也是一脸无奈兼无助。

“这是哥的熟人,哥刚跟他聊了两句。”叶修一手搭在胸口名牌写着“蓝河”的发令员肩上,懒懒地挥了挥手,“加油啊,少天。哥在终点等你。”

 

3000米。四百米标准场。七个半圈。

黄少天跑到第四个圈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喉咙像被刀子烧了割过一样,氧气怎么都不够用,腿重得像陷进了两团凝固的水泥。

他咬了咬牙,早知道肯定是这样,只是跑内环跑了一个月而已,而且每晚那种悠闲的慢跑跟比赛完全不一样,比赛时光是那种紧张感就能让心跳飙升气息不稳。而长跑最忌讳这个。

没什么办法的,只能死撑。

就像刚发现自己喜欢上叶修时一样,完全没有办法,就算知道希望渺茫也不想放弃,执拗地暗恋又单恋着,用最老土的办法小心翼翼地讨好,维持在能增加好感却又不会被看出端倪的程度。

偶尔几次情感膨胀到快要冲口而出,都被他强忍下去了。

只能死撑着。

五圈。

六圈。

这时候弃赛的人已经有一半了。

黄少天眼里只看得见猩红的跑道,胸闷,没力气抬头,双腿已经没感觉了。他大脑一片混乱,模模糊糊地想着这节奏不对劲啊老子堂堂剑圣可不能晕在跑道上啊太丢人了好吗。他又想恋爱这玩意就是误人,否则老子怎么会突发奇想来跑3000。最后他想,其实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怎么就喜欢上了那个无节操无下限的家伙。

可想起那个家伙居然让他稍稍振奋了一点。

黄少天觉得自己真没救了。

第七圈。

跑过第七圈终点的时候,黄少天第七次看到了叶修。

然而与前六次不一样的是,明明和之前一样只是匆匆一瞥,这次他却看叶修看得格外清楚。

万年不变的白衬衫牛仔裤,站在即将拉起的终点线旁,没抽烟,也不是平时气定神闲的样子,双眼死死盯着他,手里握着水和毛巾,虽然尽力抑制却也能看出在紧张。

真不像他。

黄少天突然就有点想笑,从第一次见面起,叶修就是那副懒洋洋又自信的样子,简直电脑在手天下我有,哪里见他这么紧张过……而且对象还是自己。

感觉很意外。

搞不好他不是单恋啊。

黄少天于是真的笑出来了,明明已经疲惫到极点的身体,竟被不知从哪里涌上来的一股暖流点燃。胸闷的感觉稍稍减轻了一些,他居然可以挤出力气抬起头了——而这个动作也不再显得那么艰难,他稍稍观察了一下跑在他前面的几个人的速度。在最后两百米,猛然发力冲刺!!

全场人都在惊呼。

而他超过了一个对手。又一个。又一个。然后是最后一个。

他知道叶修会在终点等他,那里就是他的终点,也是这场暗恋加单恋的终点。无论是欢笑还是泪水,都会在今天迎来终结。

但无论如何他都会全力跑过去。

黄少天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线,扑进了叶修怀里。

恍惚中,他听见叶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微颤,“做得很好,少天。”

 

黄少天还以为自己会昏倒。

但事实上虽然他觉得两条腿快废掉、身体各处也酸痛的要命,他的神智还是很清醒。

他抬起手揽住叶修的颈脖,凑到对方耳边哑声道,“我赢了哦,叶修。”

“我知道。”

“很厉害对吧对吧对吧?”

“是是是,超厉害。所以你别贫了,快休息。”

黄少天笑了起来,但笑不了两下就因为岔气而咳起来了。他满身大汗像是蒸了个桑拿,脸则红得像是之前国王游戏输掉喝了一大杯白酒时那样,造型狼狈至极,可笑起来的样子却肆意而张扬,彰显着青春的骄傲和美好。

叶修看他这样突然什么嘲讽的话都说不出了,他松开搂着黄少天的手,把毛巾盖到黄少天头上后扶着他,一瘸一拐地在同班同学的陪伴之下回到了本班帐篷。

刚拿了3000米长跑第一名的剑圣大大软得像团泥,坐在帐篷里唯一一张椅子上歇息了半小时,缓过气后,他一口气灌了两瓶加了葡萄糖冲剂的温水,然后张口就刷文字泡,“怎样怎样刚刚我帅吧是不是都被我的英姿迷倒了你们这些昨晚点蜡的刮目相看了吧唉什么时候颁奖啊我迫不及待要看我戴着金牌的样子了哦哦哦对了还有告白哼哼你们看着吧本剑圣出马绝对成功到时候我就拿着你们的赌金请吃饭不用太感谢我……”

叶修笑眯眯地爆手速把好几颗巧克力拆开塞进了黄少天嘴里,让后者的文字泡只剩下了“叶修呜呜你妹的干桑么咕唔……”。

喇叭里传来播音员戴妍琦清脆的声音,“男子3000米比赛前三名,请到操场中心处的颁奖台领奖。重复一遍,男子3000米比赛前三名……”

 

奖牌是金牌,但材质绝对不是金,卢瀚文友情爆料说他曾在R大对面的文具店看见一大箱跟黄少天脖子上那个一模一样的金牌。

不过无所谓,反正也不是贪图这金牌有多值钱。青春期难得的一次疯狂的纪念,多少钱都换不来。

不仅仅是丧心病狂的3000米,还有他长久以来的暗恋、单恋,为此付出且不曾后悔的一切,还有告白。

黄少天站在颁奖台上,操场中心,双手呈喇叭状拢在嘴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喊。

“叶——修——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

 

【完】

 

 

@夜雨神烦君莫笑—Mile 就……可以拿这个当粮食求一下入黄叶群吗?

  484 23
评论(23)
热度(484)

© 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