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草

写手,无节操,多萌冷CP,黑掐喷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进行谢谢合作
交际障碍一般不回评,望见谅
目前渣全职中

 

【韩叶】入梦·01

*这是一个无节操的作者,全职里基本没有CP不食,和她谈节操就输了

*韩叶这个CP,其实要把握好两人相处的那个度,以及写作宿敌读作真爱的那种相互着迷和信任的情感,真的好难啊……

*前期的“叶秋”就是叶修,大家都懂

*ooc,慎读

 

 

 

一 

 

韩文清开始做那个奇怪的梦是在第三赛季。

第三赛季嘉世夺冠,完成了三连冠的霸业,嘉世队长更是故意在落败的百花队员面前笑得稳拉仇恨。韩文清到了体育馆看完全场比赛,看着叶秋赛后发出的那句对繁花血景的嘲讽点评,就想起那张那张会让人想往上揍一拳的嘲讽脸。韩文清觉得这家伙没在赛后被孙哲平揍一顿倒真可惜,都不是输不起的人,但叶秋这货实在太气人了。

回到临时下榻的旅馆。冲了个澡后韩文清觉得脑子里还是一堆乱糟糟的思绪,一会儿是霸图落败时队员沉重的脸,一会儿是一叶之秋手持却邪硬生生撕开繁花血景的那一番景象,就这么上竞技场玩了两把,也不知自己干了什么,干脆电脑一关上床睡觉。

倒是很快就睡着了。

梦里首先是一片繁茂的丛林,虬枝怪藤在头上纵横交缠着,遮住了大半个天空,阳光被切割成规则不一的剪影落在自己身上。蓝色的鹿躲在扎根于地面的荷叶后警惕地望着他,背着透明彩色玻璃质地的壳的蜗牛平静地伏在树干上,不时穿林而过的色彩缤纷的鸟只有蝴蝶大小。一切显得奇幻又梦幻。

韩文清站在一颗粉白色半人高的蘑菇旁边,思绪一下子被这奇景摄去,过了一会才认出来这是今天总决赛的地图“幻想之森”。只是那些植物和动物都太美丽而且生机勃勃,无法想象它们是那些比赛时根本不会被注意到的背景板的一部分。

透过屏幕角色视觉去看,以及自己身临此境去看,竟是如此不同吗……

 “哟,老韩。”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韩文清怔了怔,循声望去,只见穿着一身火红战甲的一叶之秋坐在某根树枝上,低头俯视着他。再细细一看,那一叶之秋分明长着叶秋的脸。

那挺肉乎的脸裹在威风凛凛的装备里真是怎看怎不搭。

“啧啧啧,老韩你现在一定在想我跟这装备很不搭对吧?”叶秋懒洋洋地笑,还不知从哪拿出一根点上的烟——韩文清发誓在一秒之前叶秋手里绝对没有这玩意——抽了口,“你以为我想的吗,不穿这装备怎么跳的上来。”

这真够荒谬的,韩文清想,他睡着了,梦到了决赛的地图,还有个穿着一叶之秋装备的叶秋在他梦里,就像本人一样用欠扁的语气和他说话。

不过也就是梦罢了。

就像叶秋为什么会知道他在想什么,为什么会突然拿出一根烟。

叶秋盯着韩文清看了半晌,突然笑着拍了拍身旁的树枝,“上来呗,老韩,这儿景色不错。”

韩文清看着那足有十几米高的树枝,挑起眉。虽然他会爬树,但为了看风景爬上去?还不如叶秋下来。

叶秋摇着头叹了口气,“傻了不是,看看你穿着什么。”

韩文清一愣,低头看见身上穿着他熟悉无比的装备,顿时了然,大漠孤烟的装备。

这样的话就简单多了。

连助跑都不需要,轻轻一跃,韩文清便跳到了叶秋身旁。

坐到叶秋身边,就见叶秋已经换回了平时那套松松垮垮的嘉世队服,理解了这是梦以后韩文清也没多奇怪,只稍微一想,也把自己的装备换回霸图队服。这一点都不难,也不需要纠结原理方法,因为是梦。作为梦境的主人,韩文清适应得不可谓不快。

两人并肩而坐,彼此无言。

韩文清不知该说什么,不过既然这里是梦,这个叶秋也不过是他梦的一份子,不说话也没什么吧。

而且这儿风景确实不错,能看到远处绵延的群山和在空中飞过的一群群翼龙,天穹广袤无际,架在天边的虹桥则是淡绿色的,两三只蝴蝶般斑斓的鸟儿落在他们肩上,叫声比黄莺还婉转,像在唱歌。

叶秋也跟着它们哼,韩文清听着那不成调的曲子,忽然觉得睡前的郁气一扫而空。

“这里很不错吧。”叶秋突然笑道,“果然荣耀最棒了。”

韩文清不语,只点点头表示赞同。看着这片神秘美丽的土地,想到自己的角色一直以来就在这里驰骋战斗,就让人觉得由衷的喜悦和激动。因为这儿就是荣耀。

“唔……然后韩文清同志,有什么要说的吗?”

“……叶秋。”韩文清眯着眼看天空中那轮耀眼的艳阳,平静而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地道,“我会打败你。”

叶秋一愣,随即笑着弹落了些烟灰,“啧啧啧,有志气啊老韩,可惜实现不了。”

他一向是这副气人模样,韩文清也不怎么在意,只想既然这是他的梦,那么做些现实中不能做的事也是可以的吧。

韩文清于是做了他遇见叶秋时,除了揍他一脸以外,最想做的事。

他拽住叶秋的衣领,一把拉过来亲了上去。

 

 

韩文清醒过来时仅是清晨时分,就算他的作息比起某个不良队长来说已算规范,他还是极少这么早就醒来。看看钟才六点,他想了想决定洗漱完后玩几盘荣耀再下去吃早饭。

洗漱完毕后打开电脑登陆荣耀,等待登陆的时间他点开了Q群,罕见地发现一叶之秋的枫叶头像亮着。

而后那个头像居然跳动起来了。韩文清觉得这似乎是叶秋第一次主动找他。

“起了?”

这不废话么。韩文清皱紧了眉头,几乎秒回,“干嘛?”

“没干嘛,就想找你聊聊天联络联络感情啊老韩。”

“别说废话。”

“怎么说话呢你,就这么对待从第一赛季认识到现在的好哥们啊。”

韩文清花费了全身力气才抑制住翻白眼的冲动。好哥们?联盟初期各队伍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不在同个队却发展出深厚友谊的不在少数,但他和叶秋?开玩笑,他除了想揍他就是想……大概叶秋和郭明宇更适合好哥们的定义。

他不打算和叶秋做哥们。

“到底什么事。”

“好吧好吧。我就想说,即使被哥打败了也不要太沮丧,以哥的实力这是应该的,不要因为一次……嗯连续三次的失败而放弃。努力一下来年还是能拿亚军的。”

认识多年,韩文清觉得他已不会为此人的恬不知耻感到惊讶了,然而今天他还是被惊了一下,不知该针对第一句反喷垃圾话还是针对第二句回一个滚字。最后他简略地回了句话,坚定如钢铁,“下赛季,霸图会是冠军。”

过了一会,叶秋回道,“啧啧太有志气了啊老韩,哥等着打爆你。”

韩文清哼了一声,瞪着那行字,却没发现自己嘴角微翘。

 

 

从那以后韩文清时常做那个梦。

有时是荣耀地图,屹立在沙漠上的破旧古城,或杨柳吹拂的江南水乡;也有时是普通的日常景色,像是俱乐部训练室和宿舍。唯一不变的则是主角永远只有他和叶秋。

哦,不对,是叶修。

自从一次梦里的叶秋坐在霸图训练室里边打荣耀边含糊不清地说他的真名叫叶修后,韩文清便习惯把梦里的叶秋称为叶修。

他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梦里的人会给自己取名字。不过是他的梦,“叶修”也不过是他臆想出的一个和叶秋很相似的家伙罢了,难道他下意识觉得叶秋该叫叶修?

韩文清思考了一会,无果,就懒得想了。反正也并非什么大事。

而且不知为何,他觉得比起叶秋,叶修这个名字确实更适合那个人。

 

 

自第一次那个吻之后,韩文清和叶修在梦中意外地相处得很融洽,没有赛场上的针锋相对,他们就像一对普通朋友一样无话不聊。

从荣耀技能到队友爆料再到吐槽俱乐部食堂再到街边的泡面卖几块几毛再从而引出物价飞涨的感慨……他们没什么不能聊的。

韩文清惊讶地发现叶修在很多方面跟他不谋而合,比如泡面比起老坛酸菜更喜欢经典的红烧牛肉,食堂的饭菜糊成一团总让他们厌烦,无关出门购物会不会暴露身份就是喜欢网购,蓝雨今年那个新人真是烦得要命,还有荣耀这个游戏再玩十年都不腻。

太过契合,近乎不可思议。

但细想又不奇怪。

因为是梦。因为叶修不是真实存在的。

他依赖于韩文清而存在,那么拥有和韩文清一样的习惯又有何出奇。

韩文清没发现当他这么解释的时候,他已经下意识把叶修当做了一个独立存在的人格。

 

 

 第四赛季霸图夺冠,韩文清跟队友庆祝了整整一晚,临近天亮才缓缓睡去。

在睡梦中,继初次做这个梦后,韩文清再一次看到了身着火红战甲的叶修。

背景是决赛地图“夕照鹰崖”,手持银色却邪战矛的战斗法师立于悬崖边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后者不需低头就知道自己穿着大漠孤烟的一身暗红装备,手上戴着银武“烈焰红拳”。

叶修反手持却邪,战矛收于身侧,朝韩文清随意地挥挥手,“好久不见你这打扮啊老韩,别说,大漠孤烟的装备还挺适合你的。……要不要打打看?”

韩文清挑眉,“来就来。”

叶修微微一笑,原本懒洋洋的眼神里闪出了一丝凌厉的杀气,就像陡然划破平静的雷电。他稍微弯下腰,战矛持平,起手便是一记豪龙破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就向韩文清冲去。速度快得令身周的空气都似乎燃烧起来。

但即使如此快的速度韩文清还是看得一清二楚,看准距离侧身闪过了这一击,同时一记崩拳挥出,直向叶修背后。却同样被对方闪过,叶修肯定看不见他出手,那是来自顶尖玩家的精准预判。

却邪划了一个半圆,圆舞棍自侧下方击出,叶修回过头,他和韩文清都没注意到自己笑得肆意而畅快。

虽然和平时的游戏操作稍有不同,但说到底也差不多,只要脑中闪过某个技能身体就能自动做出动作。而且这种代入角色的打斗比起隔着电脑的战斗还要更让人血液沸腾,韩文清有些懊悔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和叶修好好打打呢,这多好的现成资源啊,地图装备都有了,还有对方。

虽然只是他臆想出来的对方。

不用看都知道对方接下来的动作,各自的预判准到不可思议,缠斗了四年,对彼此的熟悉程度简直比队友更甚。

直到伏龙翔天和伏虎腾翔带着各自的光效和攻击者一往无前的气势撞在一起,那猛然炸开的光效几乎可以刺瞎人眼,原本陡峭的高崖被他们硬生生削去一块、夷为矮山,两人才停下。梦里似乎不用担心法力的问题,所以他们各种大招怎么爽怎么来,整个地图的地形都被改变了。

不过倒是打得很酣畅痛快没错。

这种感觉,一定是和这个人为敌才有的。

“还是算了,就算在这把你打趴下也没意思,在赛场上打到你说话不能那才爽。”最后叶修以这句话为总结停止了战斗,打了个响指瞬间换回衬衫加队服的着装,手中的却邪变成了烟;韩文清瞪他一眼没接话,也把衣服换回了霸图队服。

叶修转身找了个相对平整的地方坐下,韩文清也上前坐到他身边,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并肩坐在一块聊天,又或者什么都不做只是欣赏风景,感受着对方的吐息。

平静至极的感觉。

远处的夕阳带着艳红光芒,把他们两人身后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好像可以就这样并立到很远的地方。

叶修把烟夹在指间,托着腮,侧头问韩文清,“夺冠的感觉如何?”

韩文清想了想,实话实说,“不错。”

“是啊,很不错,会让人上瘾的。”叶修笑着抽了口烟又吐出来。

“是从你手上抢来的,更不错。”

“这不好啊老韩,居然学会戳人痛处了,跟你们队的小张混久了心都不干净了啊。”叶修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摇摇头,却罕见地没反击回去,反而顺着韩文清的话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这赛场上要是没了你,我还真不习惯。”

“嗯。”韩文清应了声,算是赞同。

如果是现实,叶秋说了这么感性的话,韩文清必定怀疑他脑子里哪个零件不对了。但这是叶修,是只存在于他梦里面、他想象出来的人物,所以韩文清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他就是这么想的。

“老韩你今天心情不错啊,我说这么黏糊的话你居然都没抽我。”叶修呵呵笑了两声,“既然这么开心就告诉我件事儿吧。”

“你是不是喜欢我?”

韩文清闻言没什么反应,只是转头与叶修对视,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瞪了许久,久到叶修无聊地开始数韩文清的睫毛,才听到对方的回答。

就一个字,“是。”

 

 

TBC

  105 6
评论(6)
热度(105)

© 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