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草

写手,无节操,多萌冷CP,黑掐喷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进行谢谢合作
交际障碍一般不回评,望见谅
目前渣全职中

 

【韩叶】入梦·02

*想试试看写包容度更高的叶神,雷勿看

 

 

韩文清在第二赛季结束时发现自己喜欢上叶秋。嘉世夺冠后,霸图队长在后台遇到了从不出镜的嘉世队长,两人闲聊几句,韩文清看着叶秋吐烟时微微张开的唇,突然有点想吻他。

这念头来的如此自然,以至于韩文清事后想了想,没怎么困难就得出了他喜欢叶秋这个结论。

而接受这个结论也是很自然的一件事。

韩文清并没在这方面思虑太多,喜欢就喜欢了,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至于性别外貌背景那真心不是霸图队长会考虑的东西。接受得太自然,甚至韩文清偶尔都会忘了他喜欢叶秋这件事,就像人会忘记空气的存在。不过反正他总会再想起来的,比如自慰时如果脑子里的不是叶秋他就射不出来,比如遇到叶秋时总是既想揍他又想干他。

倒也不是没有想过告白,只是正值事业巅峰的男人,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荣耀上,实在很难腾出时间来认真思考告白这档子事。所以到第四赛季霸图终于夺冠,韩文清已经喜欢了叶秋两年,还一直是单箭头。

某方面来说真让人有点想给他点蜡。 

 

七 

 

“老韩?”

韩文清的第一反应是叶修,然后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里,所以是叶秋。

但也不怪韩文清弄错,这是霸图的练习室,昨天才打完总决赛的叶秋应该在不远处的旅馆,他出现在这里本身就很梦幻。

韩文清皱着眉把目光从屏幕上移开,回过头,不打算问叶秋是怎么进来俱乐部的。自从某次叶秋搭着他的肩跟俱乐部门口的保安打招呼然后大摇大摆地走过,整个俱乐部的人都表示三观被刷新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叶秋的声音韩文清也算很熟了,一直是懒洋洋没精神的,只有在网游里用语音指挥时才会展现出说一不二的力度。但不知为何,他觉得此时叶秋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局促?紧张?

韩文清本以为这是绝不会出现在叶秋身上的情绪。

“干嘛?”他一如既往地简洁。

“老韩你这语气太不好了,哥专门跟你说正经事呢,你这问话就像要赶我走似的。”

不是像,就是要赶你走。昨天刚赢了嘉世,韩文清心情不错,不想又因为叶秋的一句嘲讽坏回去。

“到底什么事?”

他才发现叶秋难得地没吸烟,细看也能看出他似乎稍稍收拾了自己的仪容——略长的头发乖乖地垂着没有乱得像鸡窝,衬衫是熨过的,扣子乖乖扣到了上数第二颗,再配上果然是有点局促的神情。总之……恩,好吧,是比平时顺眼了点。

韩文清警惕地瞪着叶秋,只觉反常必有妖,这家伙别是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也不是什么大事……哎,对着你这脸有点说不出口啊。”

叶秋叹了口气别过脸,韩文清怔了怔,如果他刚刚没眼花,似乎看到这家伙……脸红了。

那个无耻无节操无下限的叶秋?

但没等他确认这个问题的答案,并及时处理好脑子里条件反射蹦出来那句“还挺可爱”,叶秋下一句话就把他的思考能力全部清零。

“老韩,我挺喜欢你的,咱们处个对象呗。”

 

 

(因为大家都懂的原因,称谓换回叶修)

 

 

总之……嗯,好吧。于是韩文清就和叶修处起对象来了。

梦里的叶修用密银吊坠拼出了“恭喜脱团”四个大字。

现实的叶修则表示,韩文清同志的情商实在拙计,看着挺霸气却连个告白成就都get不到,只好他上了。

韩文清对此的反应都是黑着脸在他后脑勺上来了一下。

当然,不疼。

 

 

唔,既然遇到叶秋后最想做的“揍他”这件事已经达成了,那么第二想做的是不是也该开始了?

……唉我钱包哪去了?

 

 

不过在情商方面,韩文清承认,叶修可能确实是强那么一点。

这不是指叶修把他们的交往纪念日记得一清二楚或是情人节会给他送一盒巧克力什么的——不过他倒是邮寄过一个一叶之秋的手办,虽然韩文清平时对这些小玩意儿没兴趣,他还是把这手办放在了书桌上。

而是指他对韩文清的心情想法近乎了如指掌。

知道他们关系的都觉得是韩文清在包容叶修,毕竟全联盟都知道后者天生嘲讽且眼里只有荣耀,却不知道要说被包容的程度,其实是韩文清更高一些。

叶修总是能第一时间觉察到韩文清的心情,其敏锐程度让韩文清有时会怀疑他是不是开了挂。

 

第五赛季常规赛霸图势头正猛,所有人都认为霸图队长心情应该不错,只有叶修知道韩文清在烦恼一干老队员退役后霸图的战术转型问题,当论坛里粉丝们在盖楼庆祝霸图的胜利时,叶修就跟韩文清在QQ上认真地讨论着。虽然讨论到最后总会发展到开小号竞技场,但反正PK对他们来说是另一种意味的调情,韩文清反而会在跟叶修打一架之后心情变好。

偶尔他都会怀疑叶修是不是故意撩他再PK帮他泄火。

而和霸图正相反,嘉世成绩不停下滑,叶修作为队长被一些不明就里的粉丝指责,甚至专门有报道在讨论叶修是否状态下滑不应再担任嘉世队长。韩文清看到这些报道的唯一反应就是摔报纸——是个男人看见有人这么抹黑自己恋人都会火起。有眼力劲的都能看出嘉世成绩下滑和叶修没半点关系,全是队内配合问题,这些报道无疑是业外人士不懂装懂制造噱头——总之,那些天霸图训练室的气压几乎降到了史上最低值。

几天后韩文清就在和叶修的QQ私聊窗口里看见两个字,就两个字,似乎还能从中看出那人懒散而自信的表情,他说:“放心”。

于是霸图训练室的气压终于恢复正常。

诸如此类的事太多,偶然一次觉得见面时间有点少,下一个周末韩文清就收到了叶修发来的视频聊天邀请;因为队伍发挥失常在复盘会上把所有队员骂得狗血淋头,带着火气打开电脑却发现明明是白天叶修却在线,而且一见他上线就发来了竞技场房号;季后赛的每一场比赛之前都会收到苏沐橙的号码发来的短信,虽然每次看完都令韩文清额头青筋暴起,但不能否认是有些愉悦。

其实都是些小事,对普通情侣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两个电竞死宅来说这已足够腻歪。韩文清本以为交往后叶修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举动,这些不时出现的体贴行为倒让他刷新了下三观。

但不能否认,谈恋爱有时就是需要一点腻歪。特别在恋爱双方都是无经验宅男还是远距离恋爱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关心对方,坦率表达心情,其实比什么都重要。

至少,在和叶修的相处中,韩文清能感觉到自己是被爱着的。

确确实实,毋庸置疑。

 

十一

 

当然,这绝不是说韩文清毫无表示,他只是更习惯以行动表达。

不论视频还是回短信韩文清都说得很简短,他做得更多的是网购几件休闲T恤或进口护手霜然后填上嘉世俱乐部地址,嘉世全队来Q市时把队长拉去吃宵夜然后名正言顺给他讹,以及——把自家钥匙给叶修。

 

十二

 

在举目无亲寸步难行陷入霸图粉重重包围的Q市,住旅馆很正常,但既然你已经在这有了男朋友,你为什么放着有高配置宽屏电脑的房间不住而去住那荣耀读卡器时好时坏的旅馆?

秉持着这个理念,叶修在客场对霸图后,拎着行李箱入驻了韩文清家。

“我会在这里待两天,因为天气不好飞机延期了。”叶修指指窗外天色漆黑暴雨倾盆,意有所指地笑了笑,“不觉得应该干点什么吗,老韩?”

他跟着韩文清一路坐计程车过来,却依然在下车到家门的一段路程中被淋得浑身湿透,伞基本没发挥什么作用。衬衫被打湿了黏在身上露出腰线,湿成一缕一缕的额发被拨开,露出那双亮得惊人的眼睛。

韩文清黑着脸把毛巾扔到他脸上,“给我洗澡去!”

最后结论是既然都湿了,就一起洗吧。

 

“唔……”

两个无经验处男的接吻并不如小说里描写的那么美好,双唇轻轻蹭了一下后便张开嘴,舌头毫无技巧可言地纠缠在一起,都不会换气,但都憋着不肯先示弱,明明是接吻却又暗暗较起劲来。浴室里的温热水流带起了蒸汽,更加加重了缺氧的感觉。

直到叶修眼前发黑后继无力,舌头软软的没什么动作,韩文清才放开了他。

“缺乏锻炼。”

“别吐垃圾话……你真的学坏了。”叶修有气无力地吐槽,“肯定是跟张新杰混多了。”

韩文清为无辜躺枪的副队默了一下,然后再次咬上了叶修的唇,接下去却只是清浅地吮了下;原本搂着对方腰的手缓缓向下,揉了揉弹性不错的臀部,另一手则探到了对方抬起头的性器上,握住时感到叶修震了一下。

韩文清没说什么,厚实但依然保养漂亮的手极尽小心且温柔地给叶修活动着,轻揉两个囊袋,上下撸动茎身,拨开包皮刺激顶端小口,直接的动作却可以带来无尽的快感。都是男人,都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对方最有感觉。

叶修伏在韩文清肩上微微喘着,脸完全红透了,眼里敛了一层水雾,却直直盯着韩文清的脸看。

他从来不认为韩文清那张脸有多吓人,充其量觉得棱角分明挺硬气,外人所说的黑脸神丢钱包BUFF对他完全无效。

而且这个人是自己的,这么一想就觉得光是看着心情都好了起来。

叶修凑到韩文清脸上亲了一记,然后也伸手握住了那个抵在自己腹部的灼热器官。

 

两个死(chu)宅(nan)怎么都不会持久到哪去,一边黏黏腻腻地接吻一边被对方帮助,不一会就释放了出来。

叶修看着韩文清腰腹间的白浊精液,饶有兴趣地伸出手抹开,还故意在精壮的胯部处摸了几把,然后臀部马上被用力捏了一下,像是警告。

“耍流氓啊老韩。”叶修整个人没骨头一样倚在韩文清身上,嘴上调笑着,手贴在自家男朋友腰上,最长最漂亮的三根手指像是有某种节奏一样交替点着侧腰。

每一下都像是在点火。

韩文清瞪他一眼,低头狠狠吻住了他。

………………然后用足以筛掉叶修一层皮的力度给他搓了个澡。

 

“卧槽,老韩,你人干事……”

叶修浑身泛红脱力瘫倒在床上,真正意义上痛苦地呻吟着。

“少废话,睡觉。”韩文清躺到他身旁,一拉被子盖住两个人,倒头就睡。

都快十二点了。

霸图的传统让韩文清直接倒头就睡。

 

  

 

tbc

 

————————————————————————————————

 

*不干人事的是作者,不是老韩

*韩队的情商绝对不低,只是抵不过叶修大大开了挂

 

  85 10
评论(10)
热度(85)

© 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