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草

写手,无节操,多萌冷CP,黑掐喷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进行谢谢合作
交际障碍一般不回评,望见谅
目前渣全职中

 

【黄叶】系统给我分配了一个嘲讽脸Ω(5)

*未来星际paro,ABO设定,系统分配结婚,先婚后爱

*黄A×叶O

*有雷勿看,多谢合作

第五章·玫瑰重炮

 

“要干什么都记住了吧?我告诉你们啊,再像刚才那样跟叶修胡说八道我leng死你们,不管是荣耀还是现实中,知道了吧?”

一墙之隔的指挥部室里,黄少天终于发泄完了怒火,狂灌了一瓶矿泉水后,把运动外套甩在肩上,开始支使属下们陪他到装备部接叶修。

 “行行行知道了,黄少我错了,我现在就去跪求嫂子原谅还不行吗……”李远苦着脸揉了揉肩膀,估摸着这淤青得一个星期才能消了,但也没法,他这顿打挨得也不冤,谁让他挑拨人家夫妻关系了呢……哎,早知道就选择另一个选项了,谁能想到黄少真喜欢上那个Ω了呢。

宋晓也跟着叹气,郑轩捶着大腿嘀咕着亚历山大啊,只有稍微冷静些的徐景熙问了句,“黄少,你确定嫂子的身份没问题吗?”

众人立马对徐景熙致以尊敬的眼神——勇士啊!这问题他们想问好久了,只是迫于形势不敢开口啊!黄少这前些天还是恐婚症、今天就被迷得找不着北的架势,别是给喂了迷魂药吧!

黄少天嗤笑,“你们以为我会想不到?——队长,叶修他什么都没干,对吧?”

众人一愣,喻文州今天一直坐在会议室最深处,不论是黄少天把叶修带进来打招呼还是刚才黄少天当面上演以一打四,喻文州都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地从旁观察,就像盘踞在深林中伺机而动的蟒蛇。

而喻文州只是微微一笑,把投影在面前的监控摄像和窃听页面关掉,点了点头,“从刚刚出去为止都没有作出可疑举动,可以初步判断没有威胁。”

虽然没有可疑举动,但监听到了叶修把自家一名很有前途的研究员打击得不轻这件事……嗯,就不必说了。总之黄少天现在虽是一脸喜色,但喻文州总觉得他的婚姻生活不会这么美满的,不禁笑得越发优雅起来。

#对于单身狗来说,结了婚的都是敌人——副手和搭档也不例外#

“原来黄少你不只是把嫂子带过来给我们看看,还是为了看看他是不是其他势力派来的间谍啊。”李远此时也明白了事情原委,恍然大悟。

郑轩喃喃道,“结个婚都这么麻烦,亚历山大啊。”

喻文州解释道,“我昨天和少天说好了,如果不喜欢就提分居,分居期满直接离婚,不过如果觉得对方还可以,就带过来让我看看有没有问题。”

虽然黄少天信誓旦旦地表示不需要第二个选项……但很明显,人啊,总是不能说话太满的。

一瞬间指挥室里都沉默了。

也就是说,带过来看看的前提是——觉得对方还可以……也就是还是满意的。

——军长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啊喂!!!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单身狗之间的革命友谊呢?!!

蓝雨最高指挥部的成员心里都是崩溃的。

 

而当这几个身居高位但没仗打时确实很闲的蓝雨最高将领结伴走进装备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横跨整个装备部室的巨大投影荧幕上,橙色的重火力机甲和一台手持光剑的轻型机甲对峙的情景。

黄少天等人自然能认出这是荣耀系统“神之领域”里的星空竞技场的默认地图之一,月球表面(虽然现在人类领土里没几个星域能看见月亮了,但为了怀旧还是把月亮设置为地图之一),也知道那台大发神威的重型机甲是一台Hilbert重型机,一般设置于航空母舰附近、专门用于与敌人重火力对轰的机型,一旦被善于移动的机种接近那简直是毫无招架之力只能被动挨打的节奏……因此他们都知道,这场PK没什么好看的。让他们奇怪的是这场没什么好看的PK却让装备部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专心致志地盯着看。

不知道这场战斗的前因后果的他们不懂,群众们看的不是PK,是八卦。

因此宋晓拍了拍一个研究员,问道,“这是在干什么呢,怎么大家都不干活了光盯着荧幕看?”

“哦,小杨这些天老缠着蓝河要PK嘛,结果蓝河不知从哪找了个人替他对战,那人长得还挺帅的,估计有奸情……”那研究员条件反射便说了,估计这八卦在内心已经憋了有一会了就等着跟别人抒发呢。

结果一抬头,看见宋晓,他顿时颤抖了。再一看宋晓身后李远郑轩黄少天甚至还有喻文州,简直想跪了。

“宋、宋大校……”

“什么?!”宋晓低喝。

“宋宋宋宋大校我们不是故意的这是有原因的你听我解释……”

可怜的研究员颤抖了一会才发现宋晓低喝的对象不是他,因为几乎同时,研究室里已经此起彼伏发出了好几波惊呼。

只见面对轻型机甲——顺带一提这台机甲是和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几乎相同构造的Leibniz概念定制机,最擅长隐匿和移动——的逼近,那台重型炮兵机十分干脆地扔掉了他的武器。

是的,扔掉了武器。

他的武器是与Hilbert系列配套设计的重型磁轨炮,由于其流线型的外观、易于携带与极高的火力价值,成为许多女驾驶员喜欢的一组武器,也因此被形象地称为“玫瑰重炮”。即使是在一切所见皆为数据的荣耀系统中,这架武器也绝不便宜。

然后,这位驾驶员,就十分利落地,把它给,扔了。

所有人都被这等土豪行径惊呆了。

虽然不造这人想干嘛……但好壕啊卧槽!好想抱大腿!!

只有喻文州在略微一怔后,笑道,“好一个兵行险招啊。”

宋晓等人又是一惊,暗暗思考起炫富算什么险招来。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黄少天,他长长地啊了一声,声音从惊讶变成玩味,听得隔壁的郑轩打了一个哆嗦,基本这就代表黄少战意已起,想揍人了……

“这家伙很有意思。”黄少天难得说了一句简练的话。

战斗在继续着,重型机在扔下重炮后便是一段加速,飞快地缩短与对方的距离,轻型机却是见对方失去了武器放松了警惕,待到对方近身后才准备反击。

黄少天摇了摇头,“这丫是傻的吗,对方扔掉武器明显有后招啊他以为谁都像他似的头脑简单啊……哎,没救了,他死了。”

仿佛是印证黄少天的话语,高举起的光剑未来得及砍在敌人身上,却是重型机先一步将轻型机撞翻后挑高到空中。轻型机飞起时,机身上还闪着电光,黄少天看着一点也不陌生,那是阻断脑波的电磁装置,能够屏蔽从驾驶室对机甲的操控,让机甲无法移动,是在军事演习中被大量使用的机器。

若是带着重炮的机甲,是不可能如此迅速地完成这记速攻的,然而没有人料到或想过,卸下武器的重型机甲居然能移动的如此之快。

所有人都知道,那台轻型机已经输定了。

荧幕上的重型机自然也不会放任这个机会流失,他一收此前插入月球地表的锁链,利用反作用力将自己拉回扔下玫瑰重炮的位置,蹲身一甩将重炮架在肩上,一记悬磁炮转瞬间便发射了出去。

就连黄少天都忍不住叫了声好,“这家伙精神力反应很快啊。”

不论是荣耀系统还是现实中,驾驶精神连接型机甲的速度都只与精神力的反应快慢有关,要作出快速又精准的动作,则需要天赋和大量的训练。黄少天本人就属于有天赋又肯刻苦的人,至于喻文州……嗯,按他们教官的说法,这人不是没天赋,只是脑子里容易想太多,思路太多太杂,脑速再快也抵不过他开脑洞的速度。

重型机明显精心计算过了炮弹的射击点与飞行时间,一记悬磁炮正中被挑飞在半空的轻型机,随后是量子炮、热感导弹、连射炮……接连轰出的各色炮弹看得众人眼花缭乱,即使不看伤害值,这样速度极快的操作也极具观赏性……当然看的是轰人的那个,被打那个就不必关注了。

一轮恐怖的炮弹连击后,重型机突然打开推进器,喷涌而出的火光带着它瞬间升空,远离了月球,众人看它在最后关头拉开距离,都明白了什么。

重型机架起玫瑰重炮,炮口发出蓝色荧光,随后轰出了最后一击,卫星射线。锁定目标位置并持续性发射的五道激光束旋转着覆盖了敌人,轻型机甲连同半个月球被轰得连渣都不剩,化为了星空竞技场的宇宙尘埃。

荧幕上弹出玩家“逐烟霞”获胜的消息,背景是被硬生生挖去一半后只剩下新月的月球表面。

“这人谁?逐烟霞,看起来是个妹子啊?”李远疑惑地眨眨眼,“咱们这什么时候有妹子了?还是研究员,PK技术好像还比咱们好……”

这让他们这些汉子怎么活啊!

黄少天心中倒没这么多纠结,他咽了口唾液,看着那台外装架构都酷似夜雨声烦的轻型机甲在各式火力的轰炸下变成宇宙废铁时,他本能地感觉背后一凉,然而短暂的惊悸过后,涌上的是疯狂炙热的战意。

这场战斗足够他明白,这台重型机甲的驾驶者,是一个好对手。

而好对手,总是一个顶级驾驶员梦寐以求的。

黄少天勾了勾嘴角,随手拍了拍那个一开始被宋晓点中的可怜研究员,问道,“那个开Hilbert重型机的家伙是谁?”

那研究员呆呆地抬起手,指了一个方向。

黄少天顺着那方向看去,也愣了。

只见那个利落地退出账号并摘下头戴式接入器的人,赫然正是叶修。

 

事实上叶修也有点忧虑,倒不是怕被蓝雨军队装备部的人群殴,而是他昨天把自己真正的机师身份卡“君莫笑”留给了同个机甲公司的损友代为保管,然后又因为答应了老板娘帮她改良一款新的离子炮,于是身上就揣了她的身份卡……

顺带一提,他老板娘按机师等级是进不了神之领域的,是他们公司里一个打杂的小妹帮忙完成了严苛的挑战任务,才让“逐烟霞”成为了神之领域账号。

荣耀对机甲技师的登入要求与驾驶员不同,后者必须测试其精神力,而机师只需要有身份卡即可登入,除了初次访问后不再验证访问者的身份,因此叶修见对方在神之领域,便条件反射地用他老板娘的号登陆了。

虽说最后还是赢了,但没经过对方同意就使用她的身份卡登入荣耀,还差点扔了武器,如果老板娘发威起来……叶修想想老板娘发起飙来的情景,在内心长吁短叹了一番。

反正他是绝对不想惹那个彪悍异常的女人。

他边想着边摘下额环形状的接入器,抬起头正想跟许博远说点什么,却一眼看见了黄少天。

他的丈夫,或者精准一点,他的α。

叶修眨了眨眼,想到对方可能看见了他全程完虐绕岸垂杨,不知为何感到有些局促。

“少天,你怎么来……唔!”

他说不下去了,因为黄少天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把他压在椅子里,堵住了他的嘴。

嗯,用的也是嘴。

叶修感觉到黄少天的舌头钻进他嘴里的时候,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轻轻拥住了这个正在吻他的男人。

 

不知吻了多久,叶修感到有些气闷时,黄少天终于放开了他,他微微喘着气看着这个眼中翻涌着占有和渴望的男人,明明欲望已盛,他却没有作出什么逾规的举动,甚至连刚刚的吻都非常克制,舌尖交缠带来的更多是温和的缠绵而非欲火。

这男人真可怕。叶修不期然想,机会主义者真可怕。

他会在猎物放松警惕之前一直忍耐,然后抓住你以为最不重要的空隙,一招致命。在那之前他会为了达到目的而一直忍住冲动。

而这个男人是他的α。

叶修这么想着,无来由地、完全不感到畏惧地露出一个微笑。

 

“卧槽,简直日了狗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行如此不轨之事……”

“唉,瞎了,瞎了……”

“亚历山大啊……”

“结了婚的人就是不一样哈,都学会虐狗了,说好了做彼此的狗粮呢。”

“咱们这儿没妹子,还没Ω,就这么刺激我们,黄少他还有良心吗……”

“说好的恐婚症呢?!你仿佛是在逗我笑啊喂!!”

“黄少已经是个叛徒了,烧了吧……”

事实证明,不管一个人再男神,只要脱了团,跟单身狗就是两个阵营了,只剩下被烧的命了。

 

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示意对方让他起来,黄少天挑了挑眉照做了,顺势牵住了叶修的手。站起来后叶修看见了一地的下巴,还有不远处的许博远频临崩溃的表情,感到挺有趣。

“不介绍介绍我啊?”他说。

“当然。”黄少天在叶修手背上吻了一下,随后朝已成木雕状的围观群众挥了挥手,“来,都来见见你们嫂子哈。”

“……”

许博远愣了好几秒,也不顾自己偶像还拽着叶修的手呢,直接冲到叶修面前,“你、你是黄少的……”这应该怎么称呼,情人?妻子?配偶?

感觉哪一个都跟叶修的脸搭不上号啊!

“别激动别激动,我就是你们黄上将的结婚对象而已。”叶修拍了拍这个忍不住连信息素都散发出来的α,想了想又纠正道,“哦不对,我们已经领证了。”

“……”许博远都不知该从何下口吐槽才好,“领证……不对等等,我记得黄少不是已经被分配了Ω吗?还为此请了假去见人,好像……”就是今天?

“就是我啊。”

许博远顿时又被一道雷从天劈中了。

“你是……Ω?”

“货真价实啊。”叶修朝他比了个点赞的手势。

卧槽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点赞的啊!!还有你居然是个Ω?!机甲开得比α还酷炫而且还是个机师大神,就这气场两米八的配置你跟我说你是Ω?!开玩笑的吧,一个Ω拥有这么全能的设定,你考虑过我们α的感受吗?让我们α怎么活?!还能一起好好玩耍吗?!

不只是许博远,所有听见两人对话的α都颤抖了。

这其中颤得最厉害的是绕岸垂杨同志,身为一个被重型机近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轻型机驾驶者,他内心本就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这会儿听说跟自己打的是偶像兼顶头上司的配偶,对方还是个Ω……

绕岸垂杨同志两眼一翻,心情激荡又受惊过度,晕过去了。

 

“总之那天我下线的事确实是误会,我帮你打发了那个绕岸垂柳,你也别老对我有意见了。”

“行行行我知道了……是我之前小肚鸡肠了,大神你别记恨我才是……”许博远苦笑着回答,也懒得纠正叶修是绕岸垂杨了,只希望赶紧把这位大神打发走就好,没看黄少天已经冷冷地盯了他很久,连信息素都散发出来了吗!

黄少天的信息素味道是阳光的味道,但当他想表现出压迫感时,那种本应温暖的味道能变得无法想象的阴冷和恐怖……

第一次离自己偶像这么近,还成功引起了偶像的注意,许博远一点欣喜之情都没有,只恨不得把自己缩成看不见的一团,以躲避黄少天刻意锁定他散发的威慑信息素。

“我的事你也回去让你的同事们别声张,我还不想上新闻热搜头条。”

许博远答应了,心想我本来还挺想让你上热搜头条的,不过是以818我遇到的那个奇葩大神这种类型。

“行,那我走了,下次见哈小蓝。”

还“下次见”?!你想害死我吗?!

许博远就差一口老血喷出了,“不不,大神你太客气了我怎么敢耽误大神你的时间……”

“回头我跟你一起把那个双人任务做了吧。”

“有什么事我自己搞得定……啊?”

“你关于双动型发动机引擎模型的想法很有意思,思路也很独特。”叶修凑近了许博远拍拍他的肩背,“回去把手上的资料整合一下,我上线了就会叫你,到时候一起把这个模型做出来,专利算你头上。”

“不不不大神这怎么可以专利权肯定是你的……”许博远下意识地反驳,叶修并没回答,只是又朝他笑了笑,捏了捏他胳膊,说了句“小伙很不错,好好干”便转身走了。

许博远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脑子里回荡着的都是那句“思路很独特”和最后的“好好干”,以及叶修的笑容,手指温暖有力的触感。

叶修的信息素是很甜的味道,就像牛奶加了糖再烧开所散发的甜味。

让人无法不喜欢的味道。

许博远的脸一下子全红了。

完了。他想,我完了。我要背叛了,我不再是一个纯洁的黄少天后援会成员了。

他现在好嫉妒黄少啊。

 

黄少天拉着叶修转过一个拐角,直接把他压在墙上,不由分说又是一个吻。

这个吻和刚才在装备部里的完全不一样,激烈、粗暴,舌头和牙齿的交锋简直像在互相撕咬,一番交战后黄少天把叶修的舌尖咬着轻轻磨砂,后者被这一招弄得舌头都麻了,氧气早就用完,他用力推了好几下推开了黄少天。但也只有上半身而已,两人下半身仍然紧贴在一起,能明显感受到对方的热度。

叶修浑身都在发软,倚靠着墙壁站着,嘴巴一时间根本合不上,露出鲜红的舌尖,因为缺氧而面色潮红,眼睛里泪水掉不掉的——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Ω情动时的表情。

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看了他一会,克制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才放开他。

“干什么呢。”叶修喘了好一会才回过气来,无奈地看了他的α一眼。

他之所以不选择瞪人,是因为他也知道自己这会儿的眼神跟媚眼如丝也没啥两样,但他这样毫不反抗的态度,无疑更加助长了黄少天的气焰。

“你乱勾引人。”

黄少天指控道,有些不高兴地揽住他的腰,凑到他面前一下一下地亲着他,从眉眼到耳际至颈侧,一路向下,叶修并不抗拒,随他喜欢亲哪里,还会配合地侧过头方便他下嘴。

“我什么时候勾引人了?”

现在。黄少天心想。

“刚刚就有!那个小研究员看着你脸都红了,很明显就是看上你了!还有好几个α的目光也一直追着你跑,信息素都出来了,简直不把我放眼里,回头就扣他们工资!我的老婆也是他们能觊觎的吗……”

叶修好笑地捏了捏他的脸,“说什么呢,就放个信息素而已,α不都这样吗。”

“你这话说的,怎么心这么大呢,α对着你放信息素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遇到这种情况你得甩他两巴掌骂他流氓的知道吗?还有什么叫α都这样啊,我就不这样好吗,至少我可不会见着个Ω就走不动步。”

“嗯,也对,你是恐婚症嘛。”

“……你突然提这茬干什么。”

“小蓝呗,托他的福我去装备部的路上听了不少八卦啊,比如我们上将明明是个恐婚族却被逼婚,被迫分配了个Ω实在太可怜了,抑郁得都在荣耀竞技场虐菜鸟虐了好几天之类的……”

“我去我去我去!忘掉,全都忘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听来干什么!都过去了还管他干什么,快忘掉!”黄少天头都大了,恐婚症什么的,以前病得有多深,现在就被打脸有多痛啊,简直黑历史妥妥的,根本不想回忆。

叶修被他的反应逗得笑了起来,也不再刺激他,“行,我以后不说了,但你真的有恐婚症吗?我看你这一路对我还挺热情的啊?”恐婚症α往往也有着严重的大男子主义和Ω歧视心理,但黄少天除了刚见面时因为被逼婚而有些不情愿,之后对他确实还挺好的,叶修看得出他对婚姻很冷淡、没规划,但着实没看出他是个恐婚族,导致他一直以为黄少天说恐婚只是自嘲而已。

“真的啊……不然你以为我的队友们干嘛跟你胡说八道,就是以为我不喜欢你,想着编排我来引诱你跟我分手……”

叶修一怔,他还好奇黄少天的队友们怎么刚见面时还是一副不待见他的样子,刚刚却是毕恭毕敬的,就差直接九十度鞠躬喊嫂子了……结果原来是这么个原因。

但这也说明了……

“……你还真是喜欢我啊。”

“什、什么?!滚滚滚,谁、谁喜欢你了!就你这种到处勾引人的作风我才看不上我不过是勉为其难接收你……”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α犯傲娇。

“你们蓝雨人的感情都这么丰富多变吗。”

“……咳咳,我已经教训过他们了,以后他们要是再敢乱说什么,你直接上神之领域揍他们就行,不要顾及我。”

“哦。”叶修应了声,想想设赌局能得来的点数,心里还有点小激动,跟蓝河的接触让他深切意识到了——赌局PK真心比回答悬赏问题来点数快。

黄少天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表情,觉得心里痒痒,凑过去又亲了他一下。

“你又在勾引人。”

叶修莫名其妙,“哪呢?”他啥也没干啊……除了脑子里思考怎么赚点数外。

“就这,现在。”黄少天贴着他的嘴唇,每一个字都在亲吻,“你又在勾引我。从我们见面开始,你就一直在勾引我。”

就像玫瑰重炮一样,宛若无害的外表,轰出的导弹能把夜雨声烦炸得毫无招架之力。

“你绝对是故意的。”

TBC

————————————————————————

第一次约会总算完了,虽然我觉得这两章简直可以概括为叶修如何攻略小蓝河……

这次约会大概是叶神在刷黄少好感度,下一次就轮到黄少刷回来了2333

喻队是蓝雨星区驻军军长,黄少喊他队长是因为他们军校时同个小队,那时喊惯了一直没改过来

我记得有位读者问黄少有没有情敌的,黄少最大的情敌在这一章里露了一句话,不造有没有人发觉

另我要声明一下,真的不是徐景熙

  768 74
评论(74)
热度(768)

© 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