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草

写手,无节操,多萌冷CP,黑掐喷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进行谢谢合作
交际障碍一般不回评,望见谅
目前渣全职中

 

【王叶】张嘴吃糖

*深夜放毒系列

*一发完

*老叶喜欢吃甜食私设有,OOC,有雷勿看,多谢合作 

 


【王叶】张嘴吃糖

 

叶修这人比较嗜甜。

他并不是天生喜欢吃甜食,但跟苏沐橙混久了,渐渐也抛弃了过去那种“甜点不适合男子汉”的观念,喜欢起这种甜润的味道来。不过,苏沐橙并没有刻意卖安利,是叶修自己走进甜食这个深渊的。

“为什么?”王杰希问。

“你有没有试过走进甜品店,总是下意识买两个蛋挞或两个cupcake,哪怕你其实最后只能吃得下一个?”

王杰希思考了一下,无果。

“……把甜点换成苹果你能懂吗?不觉得总是下意识买双数位的苹果而不是单个吗?”

王杰希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沐橙也是,于是多的那个就给我吃了。”

叶修看了看自己的小肚子,沉痛回答。

 

那么叶修嗜甜到什么程度了呢?

这么说吧,他分得清卡仕达和奶冻、马芬和cupcake、马卡龙和夹心饼、舒芙蕾和蛋白卷、布朗尼和海绵蛋糕、提拉米苏和芝士蛋糕、戚风蛋糕和磅蛋糕……

作为男人干得不错啊,叶神(笑)。

 

在一次与微草打完普通赛后,王杰希先走一步拦住了想要溜出场馆的叶修,给他递上了一个饭盒。

叶修接过打开,四个蛋挞。

“给我的?”叶修很是惊喜。

“自己烤的。”王杰希淡定回答。

……答非所问啊喂。

“干嘛给我这个?”

王杰希平静地说,“你不是喜欢吗?”

这种“因为你喜欢,所以我给你”的逻辑普遍出现于情侣之中,特别在一方是霸道总裁的情况下更是常见,但叶修和王杰希只是普通朋友,这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但叶修不是普通人,他深知王杰希也不是普通人,因此他哦了一声,问,“要还你钱吗?”

王杰希道,“也做给弟弟妹妹吃了,不花很多钱。”

叶修点头表示明白,高高兴兴地收下了蛋挞,回到嘉世后与沐橙一起分吃了。

 

下一次与微草打完比赛后,叶修把洗干净的饭盒还给王杰希,却又收到了一个饭盒,里面装的是抹茶慕斯搭配红豆蛋糕。

叶修惊叹地看着绵密厚实的慕斯,“王大眼你手艺不错啊!”

“我也这么认为。”王杰希依然很淡定地回答。

“要还你钱吗?”叶修再次问道。

“差不多发展成兴趣了,所以不用。”

叶修点点头,把慕斯蛋糕带回去了。

 

再下一次与微草的比赛后,他收到了一整个苹果派,上面撒了一层肉桂粉。

再再下一次,他收到了两个整齐码放在饭盒里的巧克力布朗尼,衬以切成四瓣的草莓。

再再再下一次,是椰子和芒果味马卡龙,夹着椰香味和甜芒味配上香草的奶油,表面用巧克力酱画上了线条装饰。

再再再再下一次……

 

 

总之,某一次比赛后,王杰希成功地把来到B市比赛的叶修带回了他的家。

明明是独身男人的家,跟叶修在嘉世的宿舍相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地面纤尘不染,窗户能当镜子用,晾干的衣服都熨过后叠放在沙发上,厨房里也没有堆满用过未洗的碗筷,整洁得闪闪发亮。

王杰希给叶修做了巧克力熔岩蛋糕和蓝莓舒芙蕾。

“带过去就冷了,做好后趁热吃比较好。”王杰希以此来解释他把叶修带到家里的原因。

除了两款热的甜点,还有一勺哈根达斯玫瑰味雪糕球点缀在旁点缀,叶修吃得很是高兴,完全懒得追究这种“因为你喜欢,所以带你回家,现场给你做甜点”的逻辑到底是否适用于他们两个。

叶修揉着肚子思考自己胖了几斤,王杰希给他削了个苹果,“下一次想吃什么?”

叶修想了想。

“看你吧,我都行。”

王杰希道,“好。”

 

然而下一次来得有点晚。

第八赛季叶修退役了,那时王杰希在电视上看到关于叶秋的报道,他什么也没说,回家后却把试烤的拿破仑千层酥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然而没过多久,王杰希就再次遇见了叶修。

看着那个搅得新区不得安宁的散人,王杰希无奈地摇摇头,感慨果然是祸害,如果荣耀里的角色们能说话,估计得把叶修说成能止小儿夜啼的大魔王。

嗯,喜欢吃甜点的大魔王。

王杰希有点想笑,他想起上次的拿破仑千层酥的酥皮烤得不太成功,决定下次先给叶修做勃朗峰好了。

 

“果然是你啊,叶秋。”

王杰希看着熟练地从选手通道溜走的叶修,恍然有种自己第一次给叶修蛋挞那时的即视感。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的啊……”叶修看着王杰希手上的饭盒吐槽道。

“占卜。”

“……对着你这大小眼我还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回是什么?”

“勃朗峰,里面有蓝莓果泥和香草奶油。”

“哦?很厉害嘛大眼,挤外面那层奶油要很久吧,真有耐心啊。”

“还好吧,做的时候想想事情,也不算枯燥。”

“想什么?”

“你猜。”

 

“下次吃什么?”

兴欣和微草正齐心协力地推着BOSS时,叶修冷不丁地给问了王杰希一句。

王杰希手上操作不停,考虑一会道,“千层酥和沙河蛋糕你喜欢哪个?”

“好像都不错……”叶修有点犹豫,选择困难,“哪个做起来简单些?”

“千层酥我给家里人做了好几次,评价不错;沙河蛋糕是最近到烘焙店去学的,不过我想自己尝试改进一下。”王杰希说罢,拍板决定,“下次先做千层酥吧。”

 

第十赛季第八轮常规赛,兴欣终于对上了微草,比起网络上喧嚣的讨论,兴欣战队的关注点却完全跑偏。

“又能吃到好东西了呢。”苏沐橙用手肘顶了顶叶修的腰,“他有和你说这回做什么吗?”

“他说做千层酥。”叶修老实回答,“不过以他的脑回路,临时变故做个沙河蛋糕或者歌剧院也不奇怪。”

“说起来他怎么不做提拉米苏呢?”

“我问过,大眼说因为太普遍了,大概魔术师不喜欢做大家都做的东西吧。”

苏沐橙弯起眉眼笑了笑,可他明明喜欢上了一个大家都喜欢的人呢。

“是真的吗?王杰希每轮赛后都会给叶修带自己亲手做的甜点?”唐柔问,显然对这赛后资敌的清奇画风有些难以相信。

“真的啊。”苏沐橙笑着作证,“叶修以前分给我好多呢,王队的手艺很好。”

“不愧是杰希大神……”陈果感叹,“单亲家庭果然锻炼父亲的厨艺啊。”

……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对?

最后叶修带回来的是一整个沙河蛋糕,原因是王杰希表示时间隔得有点久,千层酥已经做腻了,想再次改良玩玩,就烤了已经改良完一轮的沙河蛋糕。

不过叶修最后还是吃到了重重改良过的拿破仑千层酥,在总决赛的前夕。

 

第十赛季,兴欣称王。

叶修独自一人回到旅馆倒头便睡,睡醒后已是深夜,叶修醒来后一时不知该做什么,坐在床上发着呆,忽然听见窗边传来笃笃的敲击声,抬头便看见骑着扫帚的王杰希正在窗外屈起手指敲着玻璃。

叶修顿时惊呆了,走过去拉开窗户,瞪着王杰希,确认他身上没吊着钢丝,“卧槽你真的是霍格沃兹毕业的啊。”

“不是故意瞒着你的。”王杰希道,眼里有着歉意,“巫师是不能被麻瓜知道真实身份的,如果被你发现了,我必须把你一忘皆空了。”

叶修西斯空寂,“……你一忘皆空过我吗?”

“没有。”

……还好,自己观察力太差而且王杰希隐瞒得很完美。

王杰希转了个向,扫帚屁股对着叶修,“上来吧。”

“干嘛?”

“带你去浪。”

 

叶修坐在扫帚上,手紧紧抱住王杰希的腰,生怕这家伙一时兴起来个眼镜蛇机动,自己就被甩飞出去了。

“说什么出去浪……不就是带我飞嘛。”叶修低下头,看着灯火通明的S市,即使夜里也别有一番绚烂繁华,“夜景倒是不错。”

“不止是看夜景。”王杰希笑道,声音被风吹得有些模糊不清,“叶修,抱紧我。”

“嗯?已经抱……卧槽王大眼你干嘛——!!!”

叶修话没说完,王杰希突然骑着扫帚加速,还把整个扫帚拉到与地面接近九十度的方向,垂直着向上飞行,叶修感觉快崩溃了,这角度看起来不像要玩眼镜蛇,倒像是要用肉体模仿火箭啊!魔术师脑子里到底装的是啥!脑洞这么大你爸妈知道吗?!

要是王杰希能听见叶修内心的呐喊,估计会回答一句:你知道就好。

叶修死死搂住王杰希的腰,额头抵在他背上,惊人的速度让他根本无法抬头,耳边全是呼啸而过的风声,以及不知是否错觉的灼热温度,有那么一瞬间让人觉得自身也燃烧了起来。

叶修突然有个疯狂的念头,他们穿过大气层了吗?

扫帚的速度逐渐降下来,王杰希一如既往平静的声音道,“叶修,抬头。”

叶修依言抬起头。

他看见了星星。

繁星在墨黑的天幕上闪烁着,一条银河横贯夜空,近在咫尺,叶修几乎可以触碰到那像是流动着般的闪耀星河,弯弯的月亮被蓬松的云朵所环绕,散发出柔和的光。

与这样令人窒息的景色相比,S市的夜景似乎也没那么动人了,难怪王杰希不屑一顾。

“太美了。”叶修感叹。

“可以吃。”王杰希道。

“……”excuse me?!!

“真的。”王杰希生怕叶修不信一般,抬手捉住了一颗星星,原本发着光的星星被魔术师握在手中又张开五指后,竟然变成了一块的淡黄色的五角星形饼干,“你看。”

叶修:……卧槽老子的物理白学了!

“不喜欢吗?”王杰希见叶修久久不接,皱了皱眉。

虽然很疑惑这饼干的组成物质,但叶修也不想拂了魔术师一片好意,便接过咬了一口,“……薄荷味?”

“因为是狮子座,你刚刚吃的是轩辕十四。”

叶修完全不懂这是什么逻辑,所以他就这么把狮子座的α星吃掉了吗……

“还有别的味道。”王杰希说着又顺手摘下一片星云(叶修完全不懂那一大片比他们俩都高的星云是怎么被王杰希捉在手里的),递过来时已经变成了一团蓬蓬松松的蛋糕,叶修撕了一片放进口里,觉得口感有点像舒芙蕾,却更加轻盈,“这是M44星团?”

“你怎么知道?”

“你不是巨蟹座么。”

“嗯。”王杰希笑了笑,正常人估计很难理解这吃掉自己星座的逻辑,万幸他有总能理解他脑洞的叶修。

“还想吃什么?”

叶修想了想,“北河二和北河三吧。”

 

双子星是两个六角形的布丁,一个是牛奶味一个是芒果味,王杰希从队服兜帽里拿出了银制餐碟和叉子,装好了递给叶修。

“这是我。”叶修含了一口乳白色的布丁,又用叉子碰了碰另一个,“这是叶秋。”

“叶秋?”

“嗯,我双胞胎弟弟,我之前在联盟注册时用的他身份证。”

“还真是双子座啊。”王杰希感叹,“你身上的事情果然不能用常理度之。”

“我觉得比起我的兄弟,更神奇的是你的脑回路……”

“喝牛奶吗?”

“什么?”

“银河的英文是‘Milky Way’。”王杰希说罢,从兜帽里拿出一个印着两片叶芽的马克杯,靠近那条闪耀璀璨的星河,然后……舀了一杯牛奶。

是的,牛奶。

叶修愣愣地接过马克杯,由于震惊过度,他伸手去接时下意识放开了盛着布丁的碟子,碟子却自动浮在了宇宙中。叶修也来不及感叹为什么只有这个设定最科学。杯中的液体怎么看都是正常的牛奶,明明是从银河里盛出来的,牛奶里居然没有闪粉。

叶修喝了一口,“居然还挺好喝……”

“到月亮上去吧。”

“为什么?”

“因为月亮是芝士做的。”王杰希认真地回答道。

“……”

够了,不要再侮辱我的物理学了,牛顿和爱因斯坦的棺材要压不住了好嘛!

 

王杰希的话不完全正确,因为严格来说月亮是用芝士蛋糕做的。

“今天是轻芝士。”王杰希道,“一个月只有一天,月亮会变成重芝士。”

“满月吗?”叶修挖了一大块芝士蛋糕,随口道。

“是的。”

“……”

“云也可以吃,口感类似棉花糖。”

“……”到了这个时候也不该纠结宇宙里为什么会有云这种事了……吧。

“觉得太甜了可以挖点夜空吃,夜晚是黑巧克力的味道。”

——卧槽夜空居然也能吃!!这个世界对吃货也太友好了吧!!

叶修为自己远去的常识和物理学流了几滴鳄鱼泪,然后欢欢喜喜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嗯,黑巧克力加热淋在棉花糖和芝士蛋糕上,好吃。

 

兴许是剧烈消耗后肚子特别饿,叶修最后吃下了整个巨蟹座和半个月亮,喝了两杯巧克力牛奶,最后瘫在残存的月亮上打了个饱嗝。

然后他醒了。

 

醒来后的叶修坐在晨曦中陷入了沉思之中。

难道自己内心是个深藏不露的究极吃货?可自己对吃之一道也不是很讲究啊,也就喜欢吃甜食,也就特别喜欢吃王杰希做的甜点……可怎么在梦里就发展到吞天食月的地步了?

叶修思考了几秒后决定,都是王杰希的锅。

 

这时旅馆房门被敲响了,叶修以为是队友找他,应了一声便下床过去开门。

距离叶修面对一个烤成心型并摆满玫瑰苹果挞的草莓戚风奶油蛋糕,还有三秒钟。

 

 

 

END

——————————————————————————


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奶油play了(然而并不会写


关于文中(被叶神吃掉)的星星:

轩辕十四:狮子座α星,蓝白色亮星,以帝王命名的星星。

M44:巨蟹座正中的疏散星团,看起来呈白色雾状。

北河二、北河三:双子座的α、β星,北河二为蓝白色恒星,北河三为橙色巨星,均为六合星,有趣的是虽然北河三是弟弟但比北河二更亮。

  983 54
评论(54)
热度(983)

© 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