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草

写手,无节操,多萌冷CP,黑掐喷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进行谢谢合作
交际障碍一般不回评,望见谅
目前渣全职中

 

【喻叶】药不能停

*有私设,OOC,有雷勿看,多谢合作

*依旧一发完

*喻队最大的情敌:荣耀




喻文州出生在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家庭,父亲是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母亲是摄影师。喻文州从小在各种画册和摄影集的包围中长大,小小年纪便展现出了美术天赋,幼儿园志向便是长大后成为画家,继承父母的衣钵。

直到他遇到了荣耀。

 

喻文州第一次遇到叶修时对方仍是个半大少年,可跟蓝雨队长魏琛打得不相上下的他看起来却是那么高大、难以击败。

那天喻文州给叶修画了第一幅速写。

他发现叶修的手非常好看。

随后,当叶修把目光移到他身上,叼着烟笑着和他打招呼时,他觉得叶修浑身上下哪都好看。

 

当第四赛季,喻文州第一次以平等的身份面对叶修时,对方笑着在选手通道里朝他伸出了手。

喻文州有些不解,但仍和叶修握了手,手上的触感柔软温暖,和看上去一样美好。

“我是不出镜的,待会儿没法跟你一起到摄影机前握手。”叶修笑道,“所以提前先握了吧,待会儿好好干,别被前辈吓到了。”

喻文州心里重重地扑通一声。

“我会加油。”

他喜欢上叶修了。

 

喻文州于是打算做个银武送给叶修。

因为对叶修的偏好习惯多方打听后,他认为,一把精心打造的银武,最适合对叶修表明他的心意。

事实上,银武的升级虽然很困难,越是高级的银武也需要越高级的材料,但单单想要造出一把银武还是挺简单的,就是级别低了些罢了,荣耀的官方论坛上关于银武系统便有许多攻略,俱乐部的后勤部更是累积下了大量数据,喻文州粗略看过后,便开始着手制作了。

他第一把制造的是战矛,父母的艺术细胞给了他很好的设计天赋,严密的思考逻辑和灵活的头脑则能让他很快判断出一样材料是否适合这把武器,最后造出的银武虽然级别甚低,但属性却不错,外表更是酷炫到没朋友——精灵木的矛柄上镶嵌着七块不同属性的宝石,米诺陶诺斯的皮毛用作翎毛,威风凛凛,矛头以秘银打造,闪耀着危险又锐利的光辉。

当这把战矛完成时,系统名称便自动生成了。

喻文州抬眼望去——

“捅死你不偿命”。

喻文州:……excuse me?

虽说银武不计较名字,孙哲平扛着那把叫“葬花”的跟他气场一点也不搭的重剑也用得好好的,毕竟系统生成的名字也扯不到起名水平上,但如果要作为告白的话……不,应该说,正因为要用于告白,所以这名字是不是太那啥了一点……

要是喻文州把这银武给叶修送去,估计叶修得以为他是来寻仇的。

 

第一次由于意外的失败并没有让喻文州沮丧,他重整精神,利用空暇时间,很快又做出了一把低级银武。那是一把重炮,参考了玫瑰重炮的流线型设计,在表面增加了阴刻的雕花纹路,属性部分则集中于高伤害,增加了破甲几率,不仅女性会喜欢这种外观,男性也会为这样的攻击力而倾倒。

喻文州自信满满地看着他的新作品。

系统名称出现了——

“吔老子的意大利炮啦”。

喻文州:……(⊙_⊙)

好像更加不堪了啊喂。

 

喻文州并没有被接连的失败打倒,他执拗地继续制作,一心打算战胜系统,得到一个外观、属性和名称俱佳的银武,以此叶修表明心迹。

可惜……

“低配版EX咖喱棒”。

“环卫工人贴心小棉袄”。

“单身狗的咆哮”。

“丁尼格·菲尔”。

“搅基木前途”。

“为什么不吃窝边草呢”。

“烧烧烧大法好”。

喻文州觉得他被这一连串乱七八糟的系统名称刷新了对荣耀的看法。

最过分的是,有一次,他制造出的双枪名称为“倪宜未·蔷楠隐”和“倪荧德·果窝玛”。喻文州当时就冷静地一脚踹了电线。

……艹,区区一个系统居然还敢跟他抢男人,简直天理不容。

 

喻文州最后觉得不能忍地联系了GM,对方很抱歉地表示银武系统里关于名称的生成确实是全自动的,生成名字的标准仅有根据玩家在制造过程中加入的材料作为参考、且名字必须有含义两项,因此他实在爱莫能助……

喻文州微笑着道谢,随后挂了电话,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脑。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荣耀在跟他过不去。

不过是一串代码,居然还妄想跟叶修在一起吗,做梦。

 

然而,没等喻文州做出一把能传达他心意的银武,叶修便退役了。

他离开的太过突然,喻文州能得到的所有信息只有电视上嘉世俱乐部的发言人冷冰冰的退役声明,他无法理解,无法接受,无法理解叶修为何还能战斗却选择退役,无法接受他居然什么也没和自己说。

他所爱的人。

被荣耀所爱着,身披战袍、光芒加身的那个人。

他无法接受他的离去。

 

……幸好,叶修并不是真的离开了。

听见旅馆里隔壁黄少天的房间传来偷偷摸摸的开门声,喻文州缓缓舒了口气,感觉心头大石放了下来。能在这种天气、这种时间喊动少天的,只有那个家伙了。

还好,他并没有离去。

喻文州那天晚上做了一个额环,系统生成名字为“王终将归来”。

 

喻文州说,“手残想和他切磋一把,问他来不来。”

“久等了啊。”叶修操纵着散人,熟稔地跟喻文州打招呼,“好啊。”

“好啊。”喻文州也学着叶修的口吻问候了一句,抬眼看了叶修的角色一下,被那花花绿绿毫无美感的搭配辣了眼睛……从小培养了极高艺术审美的喻文州觉得心有点累。

这要是以后住在一起了,不会为了房间怎么装修的问题而吵起来吧?

想一想,叶修估计是不会计较这些琐事的,又觉得高兴起来。

“听说现在在做网管?”喻文州操纵着小剑客流木,问道。

“是啊,我们这些人,除了游戏什么也不会,还能干什么呢?”叶修笑道,“不是谁都像你那样有门会画画的吃饭手艺的。”

“这年头光会画画也不行啊。”

“至少以你的身份和手段,以后退役了去荣耀当个艺术监制不是问题啊,甚至接老冯的班当个主席玩玩也不是梦吧。”

“前辈过誉了。”喻文州谦虚道,观察着君莫笑千机伞的战矛模式,“5攻速的战矛,这个可难缠了,你的却邪也没有这么高攻速吧?”

“就是属性单调了点。”

叶修操纵着君莫笑不断追击,喻文州的流木不停躲闪,虽然没能反击,但也同样没吃下一记伤害。叶修笑了笑,喻文州就是手速慢了些,意识、思路却是职业选手里顶尖的,而且他的手速慢也只是相对于职业选手而言,放到荣耀世界里还是秒杀了所有普通玩家的。

“你要也有了这样的手速,我们就没得混啦。”叶修感慨,手下战矛一击命中,将流木挑飞在空中。

喻文州一点不急,一边等待机会一边注意血条的下降量,“伤害值很高啊,你加了暗夜猫指甲?”

“是啊。听少天说你对银武很有兴趣,一直在自己捣鼓,看来所言不虚啊。”

喻文州笑容一僵,“我就是做着玩玩,不比前辈。”

当然比不上了,看看人家的银武名字,千机伞,虽然也不算多么惊天地泣鬼神,但好歹是个中规中矩、恰如其分的好名字,哪像他做出来的那些玩意,除了额环的名字比较正经,其他的简直是网络雷词合集……最新做出来的那个手套名字叫“这辈子就靠你了”……污成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喻文州毫无悬念地输掉了比赛。

“你赢了。”他道。

“文州你这样说高手切口真的好吗?”

“……前辈也看古龙?”

喻文州记得这是最近网络上一个梗,因为《陆小凤新传》上映了,古龙小说里各种完全是用来骗稿费的台词也火了一把,什么“你来了”,“我来了”,“我看见你来了”,“我确实来了”,“拔剑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剑”……种种毫无意义的台词,偏偏由高手做出来就显得高冷莫测。

喻文州觉得这跟叶修也挺像的,一些普普通通的话,经由叶修说出口就带上了厚重的分量,仿佛能直击人的心灵。

“我弟爱看,小时候看了楚留香,嚷嚷着要离家出走做侠盗呢。”

“前辈有弟弟?”喻文州惊讶,“双胞胎吗?”

这回惊讶的轮到叶修了,“你怎么知道?”

“我记得前辈是双子座,下意识就往这方向想了。”喻文州道,自己说出口后想想也发现这之中没什么逻辑,顿觉惭愧。

叶修轻笑一声。

“所以说,你如果了有了手速,真的很可怕啊。”

 

喻文州决定最后努力一下。

他爱着那个人,他曾一度思考过放弃,在叶修宣布退役时也尝过绝望无援的滋味,甚至他都不知道叶修对他到底有没有兴趣,会不会乐意收到这份礼物……

可他还是执着地想要这么做,就如同当初他放弃绘画,执意走进蓝雨俱乐部,成为一名职业选手。

他想要做指环。

喻文州从没做过指环银武,在他内心深处,他认为这是一种具有特殊契约意义的道具,即使是电子系统里的也一样。又或者说,正因为是荣耀里的指环,对他们而言才更具有特别的意义,将指环交出去了,就像把心也放到对方手里任人揉捏一样。

喻文州于是开始了制造。

他做得很用心,比以往任何一个银武都要用心,多次地在笔记本上涂画设计图又推翻,最后还是选择了最为简洁的圆环设计配上宝石。

而能衬得上这枚指环的宝石也不易得,喻文州找了很久,最后还是选定第十一区的某个BOSS掉落的灵魂之钻,透明的钻石里有着类似金丝红翡那样的金红丝线,美轮美奂。

他小心翼翼地打磨指环,最后将灵魂之钻镶嵌于其中。

那时是第十赛季。

 

叶修再次退役了,这次宣布他的退役消息的是陈果,不像嘉世那样面无表情地念着发言稿,陈果的神情充满了不舍,这让喻文州醒悟到——这次是真的了。

叶修真的离开了,在再一次攀登高峰、荣耀加身后,他觉得已经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了——他再次退役了。而这一次,他不会再回来了。

喻文州呆呆地看着电脑,不知该作什么反应。

陈果说,叶修要回家了。

他到底还是太慢了。

他沉默着点开荣耀界面,那枚指环静静地躺在物品栏里,他把鼠标移到那一格上,便显示出指环的名字。

——“为王献上我的灵魂”。

然而他的王已经不需要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将鼠标缓缓移到了“丢弃”字样上。

 

“大家好,我来了。”

喻文州缓缓睁大了眼睛。

叶修满是不情愿地走进了会议室,懒懒地抬起手打了个招呼,便开始折腾那台看都看不清的老旧投影仪来。

一阵兵荒马乱。

喻文州和叶修分到了同一个宿舍,虽然到了苏黎世会有单人旅馆房间,但现在只是集训,便安排了双人套间。喻文州对此表示喜闻乐见。

“叶修。”喻文州打开了索克萨尔的物品栏界面,万分庆幸自己在最后一刻因为莫名的情绪而保留了这枚指环,“我有东西要给你。”

“什么?”叶修走到他身边,弯腰看向屏幕,便看见了那枚指环和它的名字。

叶修沉默了。

房间内一时无语。

“如果我让你觉得不舒服了,我可以和少天换房间。”喻文州很冷静,他终于向叶修表明了心意,这已经足够了,即使叶修不接受,他也可以不留遗憾、全心全意地坦然面对接下来的世邀赛了。

叶修没有说话,而是打开了另一台电脑,刷卡登录了君莫笑,招手示意喻文州过去。

喻文州看向屏幕——

君莫笑的物品栏里赫然也躺着一根法杖,纯白色造型优美的杖身上镶嵌着蓝色晶石,整体风格便是飘渺淡然,不食人间烟火。

“升级千机伞的材料还有些剩,就用边角料做了这个,本来打算给你的,不过……”叶修颇有些尴尬地把鼠标移到这法杖上。

名称为:“男神你就要被辣个小婊砸抢走了嘤嘤嘤”。

喻文州:……

叶修叹了口气,“我知道这样没法给你,就是……想让你知道。”

“不。”喻文州笑了笑,“这很好,送给我吧。”

“你不介意?”

“这名字很好。”喻文州笑道,终于打败情敌的滋味当然好。

 

“另外,叶修,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干点别的了?”

喻文州轻笑着弯下身,抽去叶修嘴边的烟,吻上了他的嘴唇。

 

 

 

END

————————————————————


双枪的真·系统名:你以为抢男人你赢得过我吗

感觉这文能和吃糖组个系列,就叫此文有毒系列好了



  836 37
评论(37)
热度(836)

© 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