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草

写手,无节操,多萌冷CP,黑掐喷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进行谢谢合作
交际障碍一般不回评,望见谅
目前渣全职中

 

【黄叶】折服·I

*原著半AU,D/S世界观


*dom!黄少天×sub!叶修


*说实话我觉得写得挺渣的,慎入



The First Time(下)


眼罩。

黑得发沉的眼睛,同时又很亮,亮得能让人清楚看见自己的倒影,笑起来时会弯成新月形,眼里带着点点笑意,像是星子在黑夜里闪烁。

 

项圈。

颈脖粗细适中,一只手就能摁住大半,虎口恰好能卡在咽喉处,白皙的肌肤上能清晰看见淡青色的血管,吞咽时喉结显得不可思议的性感。

 

口塞。

嘴唇略有些薄,与外表不同的柔软非常适合亲吻,舌头在烟嘴离开时会不舍一般地追出嘴唇一段距离,舌尖的一点嫣红让人很想咬上一口。

 

乳夹。

是粉红色的,粉红色的,艹,一个男人的乳头为什么会是粉红色的?难道不是存心勾引人吗?

 

手铐。

你知道那双手有多好看吗?

手指修长,指腹柔软,手腕看上去圆润又脆弱,仿佛轻易就能拧断,每一处线条都恰到好处,像是用玉石雕琢出来的一般。

只要把它们铐住,他就是你的了。

 

——只要把他绑起来,他就是我的了。

 

黄少天的第一反应是推开叶修。

他想支配叶秋,他想成为他的dom,成为他所有思绪的主宰,让叶秋这辈子都被牢牢绑在他身边,在情潮涌动的时候只会本能性地喊出他的名字……

他想拥有叶秋,让他成为他的所有物。

可黄少天知道不行,这样不行。

他比谁都明白自由对于叶秋的意义。

不拍广告不出镜,俱乐部的命令和联盟的警告他一律不在乎,他想要的只有荣耀,除此以外的事物全都置若罔闻。独自一人、随心所欲地生活着,仿佛没有什么东西能束缚他。

黄少天曾以为这样的叶修是dom,可他面对叶修时从没有过排斥和攻击的欲望,因此他一直认为叶修是没有精神力的普通人。直到昨晚。

直至现在。

 

叶修身体前倾,双膝弯曲,缓缓地跪在他面前,那双美得毫无瑕疵的手按在他的膝盖上,位置很适合被铐上手铐,叶修抬起头,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

“你不想支配我吗,少天?”

黄少天没说话,只是抬起手顺了顺叶修的头发,随后一路向下,不带威胁性地掐住了他的脖子,果真一手就能握住大半,拇指恰好能压住喉结。叶修没反抗,也同样没说话,就那样看似驯服地等着黄少天作出决定。

“老叶。”黄少天沉下声音对他道,“你想好了吗?你要想好知道吗,因为我不打算跟你玩游戏,我没跟任何人玩过这个,我也不会跟你玩。”

“我也没打算玩儿。”叶修跪得累了,干脆撤去了支撑大腿的力气跪坐到地上,懒洋洋地问,“所以你是要干还是不要,少天?”

回应他的是恶狠狠压在嘴唇上的亲吻。

 

叶修从没和任何人接过吻。

但他陪苏沐橙看过很多电视剧,女主人公在男性亲吻她时会睁大双眼,作出懵懂无知的样子,随后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露出羞涩害怕又甜蜜的神色。

叶修做不出那样的表情,他不论何时都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正因如此,当黄少天挟带着扑天盖地的支配欲和掌控欲向他压下来时,他并不感到惊讶,只是温顺地张开嘴,任由对方为所欲为,然后被挑引着与黄少天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叶秋。”黄少天唇贴着唇,低声和他说道。

“开始了。”

 

“想要什么安全词?”黄少天一边为他戴上手铐一边问。

叶修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他的注意力当时全被黄少天把那个深蓝色皮革手铐套在他手腕然后利落地拷上的动作吸引了,虽然知道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动作了,但他还是觉得不愧是dom,做起这种动作来不仅自然无比,看起来还挺帅。

“老叶老叶!我说你想要什么安全词,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也不愧是黄少天,帅不过三秒就破功了。

看着黄少天因为不忿而微微鼓起的脸颊,叶修压下想戳一戳的想法,笑道,“第一次就玩需要安全词的?你可真莽啊。”

“叶秋,我说了我不是在玩。”

“……我的错。”叶修想做个投降的手势,却因为双手被铐起来而失败了,他也不在意,“我没有特别偏好的,红绿黄也行,你说一个也行。”

黄少天看了他一会,“GG?”

“听起来是个有点污的安全词啊。”叶修感叹。

“……”黄少天努力抑制着想揍这丫一顿的想法,在叶修被他绑着的当下这主意真是太有吸引力了。

“好吧,GG就GG吧,对职业选手来说也算不错了。”叶修同意了,“需要我注意什么吗?”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

“今天是你的第一次,我不会要求你做太复杂的事,我只要求你记住两条规则。第一,在我允许你说话的时候才能说话,安全词除外,否则我会惩罚你。第二,听我指令。”

黄少天把叶修拉到床上跪坐着,在膝盖下给他垫了个抱枕,摆好姿势后他才松了口气,地板太硬,即使是床上维持一个姿势跪久了也会疼,叶修那小身板疏于锻炼,平时撞到哪儿都得龇牙半天,他舍不得叶修疼。

叶修的瞳仁黑亮亮的,黄少天能在他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他抿了抿嘴,黑色的眼罩盖住了那双清澈过头的眼睛,他一下一下地顺着叶修的头发,凑到叶修耳边道,“最后一次机会,你受不了的话,我可以让你走,咱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叶修笑了笑,抬起头,在视线被隔阻的情况下准确地在了黄少天唇边亲了一下。

黄少天一愣,这是叶修第一次主动吻他,虽然……好吧,他们今天才真正进入可以互相亲来亲去的领域。

“从现在开始,半个小时,维持这个姿势不动,这段时间内我会出门,回来时我要看见你还是现在这个动作。”黄少天犹豫了一会,把叶修揽入怀里,紧紧抱了一下,“你就在这里……等我回来。”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叶修听着关门那一声啪,感觉就像被瞄准脸打了一耳光,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我裤子都脱了……不我没脱,好吧,我都这样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叶修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这好像是传说中的那啥——放置play?

……卧槽,没想到黄少天的段数这么高。

 

等待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更何况是在视力被剥夺的情况下。

叶修在眼罩下眨了眨眼,等待对他来说不算太难熬,若是为了伺机斩获随机刷新的野图boss,等个半小时根本不算什么,更别说黄少天比野图boss高级多了。

他的问题主要在于“维持跪姿不动”这个指令上……毕竟如果不是经过特别训练,人类其实是很难维持同个姿势长时间不动的,不信的朋友可以自己试试,即使在沙发上做个葛优瘫,过个三分钟你就得忍不住换姿势。

更何况跪坐这个姿势实在算不得有多舒服,叶修觉得承受重量的小腿要麻了,他暗暗叹了口气,心道难怪沐橙总是拐弯抹角地和他说还是增加点体能锻炼的好,原来是为了这回事。

幸而虽然体能不行,叶修对付这种因为身体上的疲劳而带来的精神压力还是很有办法的,从小他和弟弟就在父亲的铁血教育下长大,每天六点被拽醒拉到院子里操练,跑完了步还得站军姿,简直不是人过的活。叶父为人极其严格,从不因叶修是sub而对他另眼相待,对他和叶秋这个dom作同样要求,两兄弟的童年过得可谓水深火热。

这样的童年给了叶修非常丰富的忍耐疼痛的经验,成年后,叶修也曾思考过,自己到底是因为是sub才更擅长忍耐,还是因为性格趋向沉稳包容才变成了sub,最后他发现了,自己作为一个学渣,还是不要思考这种类似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哲学问题了。

而且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

腿越来越麻了……叶修苦笑了一下,知道这时候越是去感知小腿的疼痛,神经便越敏感,难受的感觉也越盛。他呼了口气,有意识地忽略身体的感观,把思想抽离出来,想点其他的事情。

想想他自己,想想黄少天。

 

叶修一直对自己的精神属性感到困惑。

他少时离家独自生活,见过各色各样的人,自然也曾遇到过许多dom,除了苏沐秋外,每一个dom见到他的第一本能都是支配他,有一些甚至大庭广众之下便对他使用精神力,向他下命令。

可叶修总是无动于衷。

他在那之前从未觉得自己的精神有过人之处,但在第一个、第二个……很多个dom对他下命令而无果,最后无一不是演变成暴躁地朝他大吵大嚷随后被保安扔出了网吧后,叶修才开始明白,他是那种最罕见的精神力极强的sub,只有精神力拥有同等强度的dom才能支配他。

但那又如何呢?不论多强大,他依然是个sub,只要他的精神力属性不变,dom远远地就能感知到他,就像嗅觉灵敏的狗能从十几米外嗅到奶酪的味道。

叶修逐渐学会了隐藏自己,在精神之外竖起高高的围墙,这很困难,但在苏沐秋死后这堵墙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固,他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人,进入了嘉世,然后不断地战斗、不断地获得胜利或是败北,荣耀眷顾了他,许多的dom成为了他的手下败将,他逐渐忘却了自己的精神属性。

直到第四赛季,当苏沐橙加入嘉世后,陶轩第一次对他下了命令——是的,多年朋友,陶轩自然知道他的身份。

叶修至今还记得陶轩愤怒的语气和扭曲的面孔。

他说,“你知道你和苏沐橙合起来能给嘉世带来多少收益吗?叶秋你作为一个sub就不能乖乖听话吗?!”

一如既往的,dom的命令被隔绝在了高墙之外,叶修却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和困惑。又或者说,这困惑从他很小的时候起便存在着,直至现在才逐渐长大、明了。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sub,他的人生到现在甚至就是一部不断违抗命令的抗争史,不论是他父亲的、陶轩的、还是那些不知名的dom的命令。

——可同时,在内心深处,他非常明白自己是个sub,这并不是说他觉得自己有做sub的潜质,只是他知道这就是他灵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爱上一个dom,会自愿臣服于对方,不是被精神压力所迫,而是自愿为他撤下高墙,他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笃定这一点,他只是知道并深信着。

 

那一天叶修叹了很多口气,按都市传说他现在的人品值已经负了,陶轩假惺惺的道歉不能给他半点安慰,他能轻易感知到对方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愤懑和不屑。一起奋斗多年的同伴到头来仍是把他当成一个不听话的sub对待,这让他既寒心又疲惫,他机械式地坐在电脑前做着训练,却被QQ不停的抖动扰得心烦。

打开一看,是黄少天发来的信息,洋洋洒洒一长串。叶修懒得看,便按照这家伙“头一句话概括中心思想”的说话方式,直接拉到第一条信息去看。

第一条信息的大意是我听苏妹子在群里说你被你们老板训了他还想用精神力压你,简直岂有此理,要不要我过去帮你出口气,只要你一句话,我马上让你老板回忆起被dom支配的恐惧。

叶修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道嘉世现在赢下了三连冠,正是风头无二的时候,你一个蓝雨的小队员跑到嘉世俱乐部去对付嘉世的老板,只怕没等你用精神力教陶轩做人,先被陶轩用钞票教做人了。

可心里却因此感觉宽慰了许多,叶修笑着翻了翻黄少天的信息,虽然插科打诨的语句占了许多,但总的还是在担忧他的处境。

他忽然心里一动——黄少天是不是喜欢他?

这个想法一出来便抑制不下去,叶修翻遍了黄少天给他发的所有信息——刚认识时缠着他要PK,节日祝福,看不懂的赛点大大咧咧地发过来跟他讨论,生日抢着在零点给他发祝贺语,互相打趣的对话,每天都发来一堆没什么意义的生活感慨让叶修有种这家伙每天都在想着自己的错觉……

整整四年。

叶修若有所悟。

若是跳出个人的角度看,一切就都很明显了——不论怎么看,黄少天都是喜欢他的。至于他自己嘛——唔,不吹不黑,叶修觉得能翻完黄少天发来的所有信息,他已经能算是黄少天的真爱粉了。

叶修感到了喜悦。

并不是因为黄少天喜欢他,也不是因为一个dom喜欢他,而是因为这个喜欢他的dom面对他时,却从没使用精神威压或命令一类的手段,只是一直关心着他。叶修知道这是很难的,因为支配和掌控是每个dom的本能,他们天生不适应这种清水温流的追求方式,掠夺和压制才是他们的天性,而抗拒天性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意味着在大脑里筑起一道高墙或其他更加困难、近乎不可能的行为,更别说对黄少天来说,叶修只是个没有精神属性的普通人,不是能和他结合、给予他快感和平静的sub。

即使如此,黄少天还是喜欢上了他,并压抑自己的天性、用普通人的方法在追求他。

叶修因此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喜悦。

他想——虽然无法确定,但他就像笃定自己会遇到属于他的dom一样地笃定——就是在那一刻,他喜欢上了黄少天。

而从那时候到现在,又过了两年。

他们互相注视了六年的时间。

 

叶修听见了门被打开的声音,他才意识到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急促的脚步声后是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了他。

“老叶。”黄少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微微颤抖着,“你还在……太好了。”

叶修忽然明白了为何黄少天会给他下这一个命令——这仍然是一个选择,黄少天说“如果你受不了,我可以让你走”不是最后一次机会,这才是。如果他无法忍受,他可以离开。

难怪这家伙把他的手拷在前面,他还想一般不都是拷在身后的么。

叶修有些无语,觉得黄少天这家伙平时大大咧咧的,心眼还不少,有时候心思细腻起来苏沐橙都没法比,但同时他也知道,正因为这隐藏在表面之下的谨慎思维,黄少天才能成为剑圣,这家伙从来都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傻白甜。

他被黄少天的温度所包围,忍不住在他怀里轻轻蹭了蹭。

“老叶我现在好高兴啊,你不知道我幻想着你被我铐起来多少次了,你这样看起来真的好乖啊头发好软……靠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总之我现在才有了你真的在我怀里的感觉,没想到你真的一直在等我,我好开心。”

黄少天絮絮叨叨地说着,胡乱在叶修脸颊颈侧亲来亲去,叶修心里吐槽着拱来拱去的你是狗吗,却也难以抑制地笑了起来。

对sub来说,只有一样东西比dom的命令更具吸引力,那就是服从后来自dom的称赞和奖励。

眼罩被揭开,久违的光亮对习惯了黑暗的双目来说尤其刺眼,叶修不由得眯起了眼睛,黄少天发现他不习惯后便抬手捂住了他的眼睛,让他一点一点习惯透过指缝变得不那么刺眼的光芒。

待叶修习惯普通的亮度后,黄少天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换个姿势,让他趴在床上,给他按摩酸痛的小腿。

“现在感觉怎么样叶秋?还行吗?跪半小时是不是太累了?哎我这按摩方法还是网上看视频学的,不知道有没有用,哪儿还疼你得跟我说啊。”黄少天等了会没听见回答,抬头看见叶修无奈地看着他,才反应过来,“哎你可以说话啦,我帮你摘眼罩就说明这次指令结束了嘛。”

叶修呻吟一声,脸朝下扑进了熊本熊的抱枕里,“艹,我的腿断了……”

“额这么痛吗?好吧好吧我错了,我这不正帮你按摩着呢嘛,除了腿还有没有哪里痛?一个人留在这里有没有觉得心里不舒服啥的……”

“除了腿一切都好。”叶修翻了个白眼,“黄少天,下次玩放置play这么高级的玩意麻烦换个姿势好吗,我的腿现在不是痛,简直是没知觉了。”

黄少天赶紧认错,给叶修按摩小腿的力度又大了两分,权当亡羊补牢。

按了好几分钟,叶修才总算感觉小腿神经缓过来了,他翻了个身躺在床上,招了招手示意黄少天过来。黄少天一边内心吐槽着这角色是不是互换了,一边乖乖爬上床,叶修的双手仍被手铐拷在一起,他抬手圈住黄少天的颈脖,黄少天被他勾着脖子,干脆整个人压在他身上。

“做了一回感觉怎么样啊,少天大大?”

叶修笑嘻嘻地问他。

“能有什么感觉,我们有做什么吗?”

“这可不是我的错,说了让你支配我的,谁知道原来少天大大用放置play就能满足了。”

“靠谁说我喜欢放置play啊?!我那不是怕你后悔吗!再说叶秋你心也太大了,说让我支配真的一点防备都没有了,你知不知道如果是其他dom你现在已经被标记了啊……”

“如果是其他dom。”叶修淡淡道,“我根本不会让他们知道我是sub。”

黄少天一愣,“老叶,你什么意思?”

“你是不一样的,少天。”

 

若是到了这地步,黄少天还听不出叶修的言外之意,他就真的愧对机会主义者这个称号了。他只是面对喜欢的人时有点傻气,不是真的傻子。

所以他眨了眨眼,猛地抱住了叶修,道,“老叶我也喜欢你!你做我的sub吧!”

“……我还不知道你行不行呢。”

“啥?”

叶修看了他一眼,别过头去,“我一个sub在你面前,你却把我放置play了半个钟,谁知道你是不是不行……”

黄少天顿时就震惊了,不止是因为叶修居然质疑他的能力,还因为他第一次听到叶修用那种淡然的声音说出这种撒娇的话……简直杀伤力max好吗!

叶修说完就后悔了,那句话与其说是开玩笑,更像是床上的调情啊!可惜他说的时候没经大脑,反应过来后已经把内心所想都说出去了,只能别过头去默默地泛着尴尬,心里暗恨跟黄少天待久了,竟被对方传染了语速比脑速快的毛病。他的皮肤本来就白,这时候脸上泛起一片红潮,绵延到颈侧,看起来勾人至极,黄少天看得眼睛都不眨,咽了一大口唾液。

“老叶。”

黄少天再开口时,声音已经较平时低哑了几份。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行不行。”

 

然后他们翻来覆去做了一些我们都懂的动作。

叶修最后是被做晕过去的,一觉睡到了晚上,从床上好不容易爬起来的他喝着热粥,心想这不是不行,是太行了啊!做一次得睡半天,这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黄少天却没发现叶修的纠结心情,给叶修喂食后便抱住他,“老叶,我给你个项圈好不好?”

叶修沉默了一会,黄少天佯装镇定,事实上心里已经挠心挠肺不可开交。

“过段时间吧。”叶修摸了摸他的头,“如果我们处的来,我会告诉你一件事,你可以到那时再做决定。”

“做什么决定?”

“要不要给我项圈。”

“那不用,我已经决定好了,不管你要跟我说什么,我都想给你。”

叶修心想那你就该像个霸道总裁一样,直接把项圈套到我脖子上啊,哪有dom给予项圈还要事先问sub的意见的……虽然这么想,他仍然微笑了起来。

“下次遇上蓝雨的时候告诉你。”

叶修最后这么承诺道。

“老叶。”

“嗯?”

“我爱你。”

“我也是,少天。”

 

The First Time·End


——————————————————————————


别问我肉去哪了,我也不造,听说有个流派叫清水向SM文,我决定从此向他们学习了。

不造有没有表述清楚,老叶的纠结用比喻来说就是“我是个女汉子但我还是想找个能包容我的男子谈恋爱”这种感觉,他作为精神力强的sub本来就很难被支配,同时他为了荣耀竖起了高墙保护自己,可以说是为了自己的目的背驰了天性,他也不是厌恶自己,就是一直有种微妙的觉得自己作为sub不及格的感觉。在D/S这个精神本能为主的世界里,叶修这样的人显然相当少见,这已经不是想不想找dom的问题了,是生存方式就和这个世界背驰了。

而黄少喜欢他所以压抑着(想把老叶小黑屋的)本能去追他,对老叶来说大概是遇到一个同样背驰了自己天性的同伴的感觉,一开始只是感动,真正喜欢上黄少是后来的事。

这就是当初我设想的“折服”,但这章写得很绕,不造有没有写清楚…… 

顺带一提那半小时黄少是去买润滑剂和保险套了。


另外,我想问下,你们对点文有兴趣吗?


  369 45
评论(45)
热度(369)

© 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