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草

写手,无节操,多萌冷CP,黑掐喷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进行谢谢合作
交际障碍一般不回评,望见谅
目前渣全职中

 

【黄叶】系统给我分配了一个嘲讽脸Ω(8)

*未来星际paro,ABO设定,系统分配结婚,先婚后爱

*黄A×叶O

*有雷勿看,多谢合作




第八章·黄少决定搞个大新闻

 

伟人曾经说过,烤肉是男人的浪漫。

“所谓的伟人,是指你这个猥琐无下限的家伙吗?”

“闭嘴,你这个嫁出去的Ω懂什么,像老夫这样风姿不凡的人,必然会在蓝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到时候老夫就算说叶秋是个傻逼,几百年后也会被后人奉为金科玉律。”

“成语记得不错,就是没一个用对的。”叶修呼呼地吹着一块刚从烤盘上夹下来的烤牛肉,点评道,“可算知道少天的厚脸皮是遗传谁的了。”

魏琛一点不生气,当作赞美收下了,“那是,老夫的徒弟,不像我像谁?”

“魏老大你能换个说法吗,这话像在说你是我爸似的,听起来真恶心。”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手上动作不停地给烤肉翻着面,烤好的便优先夹给叶修和魏琛,同时嘴里也不停地吐槽道,“你要是我爸,我妈得多美,才能平衡出我这样的颜值啊。”

“你要真是老夫儿子,我先打死你!堂堂蓝雨星区的剑圣,就被这么个无耻的货吃得死死的,简直败坏老夫情场王子的名声!!”

魏琛咽下一块牛颊肉,拿筷子敲了一下正烤肉烤的满头大汗的蓝雨上将的后脑勺,同时嫌弃地瞟了一眼坐在一旁施施然咬着烤肉的叶修,那神色仿佛对儿子带回来的女朋友左看右看都不顺眼的婆婆。

“以前新兵军训时,你不跟我们说过,不能让自己老婆受苦嘛……”

黄少天撇了撇嘴,看看烤盘上堆成一座小山似的肉排,估摸着也够吃了,才停下了动作,坐到叶修身边开始解决自己的午饭问题,刚坐下就被叶修塞了一口温度正好的孜然鸡腿肉,顿感幸福至极。

叶修面前放着两个餐盘,他把其中一个堆得满满的盘子递给黄少天,自己则捧着只放着两三块肉的餐盘,依旧堆着一块烤肉吹着气。

“有那么烫吗,而且你吃太少了吧?”黄少天看得满头黑线。

“我的食量你不是见识过了吗。”

“这倒也是……哎哎别吹了,你这样我真怕你缺氧,放着放着,我帮你吹,温度好了我再夹给你。”黄少天说着直接把叶修的餐盘也放到了自己面前,当真夹起一块牛脊肉,蘸了酱油,细细地吹凉了再送到叶修嘴里。

坐在两人对面的魏·目瞪口呆·单身狗·意思意思心疼一下·琛:“……卧槽,来人,老夫的墨镜呢?!再不拿来老子要瞎了!!”

 

大约二十分钟前,魏琛跟另一个叫包荣兴的保安交了班,窝到房间里正打算发挥蓝雨星区的优良传统,自己下个面吃,就听见了敲门声。一打开门,正看见嘴上叼着烟、抬手跟他招呼的叶修。

“我和少天决定中午吃烧烤,肉买多了,勉为其难分你一口,不用太感谢我,老魏。”

魏琛回忆了一下蓝雨星区近期市场上非合成肉的价格,嘶了一声,“我去,老叶你钱多的没处烧了?还有你们是一口气买了多少肉啊?少天那个肉食动物都吃不完?”

“不要太害羞,少天是不会嫌弃你退役几年找不到好的正式工作,只能在这当保安的,顶多劝你转个业。”

“谁在担心这个!!”

魏琛不会承认他确实有点担忧,虽然当事人不在时,他能大肆吹嘘蓝雨军目前地位最高的“剑与诅咒”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徒弟,但要真见了面……他还真不希望徒弟对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感到幻灭。

叶修放出了大招,“少天他还挺想见你的。”

老师对学生总是心软的,即使只是过去的学生,因此魏琛还是被叶修拉到了他的房间,一进门就被那两大箱速冻肉排吸引了目光,这两箱肉明显是刚送来,还放在快递箱里,快递单都没撕。

是的,由于交通发达,31世纪的物流也基本达到了同星球下单后半小时内送到的水平。

“卧槽,敢情你们肉买多了这还真不是个借口啊。”

“打折嘛,一不小心就激动了。”叶修耸了耸肩,“反正刷的少天的卡。”

 

黄少天看见魏琛自然兴奋得不得了,拉着他嘘寒问暖、东拉西扯了好些话题,又问他这几年的经历,神色间满是怀念和亲近,确实没有魏琛最不希望看到的失望和嫌弃,这让魏琛心里舒服了许多,对黄少天喋喋不休的话语也多了一点点耐心。

……虽然他语重心长地劝说魏琛跟叶修一起转业到蓝雨军队的样子,实在非常地,烦。

随后黄少天被叶修使唤去帮忙设置厨用一体机的烧烤模式,黄少天刚走开,魏琛便凑到正给肉排解冻的叶修身边,“卧槽,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小子还是这么吵。”

“是啊,而且也跟以前一样有良心,这下放心了吧,魏琛大大。”

“切,老夫什么时候担心过?”

 

即便两个α(和一个战斗量可以忽略不计的Ω)卯足了劲、超常发挥,两大箱打折的速冻肉排还是剩下了半箱,便塞进了冰箱,希望叶修能在想起来时将它们清理掉,用过的餐具则放回厨用一体机里,待它自行清理。

叶修的房间布置简单,连张沙发都没有,刚才魏琛坐的椅子还是他从自己房间里随便拎来的一张圆板凳,现在三人相对而坐,魏琛看着对面明明做的不是一张凳子、还得凑得特近的两人,感觉到了微微的尴尬。

这时就体现出科技发达的不便来了,这要是二十世纪,饭吃完了,小情侣里的其中一个总得被赶去洗碗,然后剩下那个就得面对家长的各种询问和叮嘱……但到了三十一世纪,厨用一体机让这种见家长的经典桥段逐渐消失了。

不过魏琛也不是普通家长,当着叶修的面,他就直截了当地问黄少天,“少天啊,你确定你认准这家伙了?”

叶修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倒是黄少天立马坐直了身子,“魏老大你问这个干什么?该不会是想要棒打鸳鸯吧?我跟叶修可是系统判定的配对好嘛!我就认定他了你是拆不散我们的!!”

“谁跟你说这个了,闭嘴!”魏琛被黄少天的一迭话吵得脑壳疼,深深叹了口气,心道徒大不中留啊,“我跟你说少天,找对象不能光看信息素啊,你知道你身边这家伙的家底来历吗?”

不等黄少天反驳,他又挥了挥手道,“你的家世早被蓝雨星的狗仔挖得差不多了,民众连你家狗的血统都一清二楚,但你知道这家伙的家世吗?别跟我说民政局的那张个人资料,你见过苏沐秋就该知道,那点东西就没啥可信度。你乐意谈对象我没意见,但你确定要跟这么个家底不清来历不明的家伙谈对象?”

叶修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于魏琛将他说为来历不明之人,他倒也没多生气,也没反驳,只是侧头看向黄少天,等着他的回答。

魏琛所说的事,他相信黄少天不会没有察觉。他确实没对黄少天说谎,但也没告诉他所有的真相。

虽然叶修对黄少天的态度大致心里有数,但还是希望听到他亲口说出答案。

而黄少天只是笑着咧开嘴,露出两只尖尖的虎牙,毫不犹豫地侧过身搂住叶修的肩,在Ω的额角亲了一下,随即笑着宣告道,“只要有爱一切都不是问题!!”

配上这家伙颇带少年感的脸,还真有种青春剧男主角高喊“真爱无敌”的即视感。

如果忽略那双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冰冷杀气的话。

魏琛头皮一麻,随即只能叹气,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听老人言,不就是劝你好好考虑清楚嘛,至于这么生气吗。

又不是真教唆你们分手。

“……得,你们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老夫我就不多嘴了。”刚说了得罪人的话,还惹怒了新晋情侣里的其中一个,魏琛可不敢在这久待,“那老夫我就先回去了,否则这狗眼可真瞎了。”

叶修懒洋洋地抬手挥了挥,“慢走不送。”

“嗯嗯魏老大慢走啊,下次我再来看你!”黄少天笑道,“会记得叫上队长的!”

魏琛浑身一僵,差点被自己绊倒在地,此时门已经关上了,只能听到他隔着门板怒吼道,“逆徒!!”

 

“报复心真重。”

魏琛离开后,叶修看着黄少天笑嘻嘻的表情,评价道。

“那可不怪我,就算是魏老大,刚刚那些话也太过分了,简直就是让我跟你分手嘛。”黄少天委屈地撇了撇嘴,不依不饶地把脸埋进叶修脖子里求安慰,“老婆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的!!”

“也许等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之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叶修一只手抚摸着黄少天的脑袋给他顺毛,另一只手则揉了揉太阳穴,“我确实是在中央星区出生的,但父母却并不是你在我的个人资料上看到的那两个,除此以外,我还招惹了点……嗯,专业上的麻烦。”

“要我帮你摆平吗?”黄少天声音闷闷地问。

“没事,我能搞定。我就是想说,我也许……”叶修犹豫了一会,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说出如此言情的台词,但除此以外,也没有别的语句能准确表达出他的意思了,“我没你想的那么好。”

黄少天从他颈脖里抬起头,很不高兴地皱着眉,“你又知道我把你想成什么样了?”

“你之前不是说过么。”叶修耸了耸肩,“但我并不是……额,总之我不觉得我有那么……反正,我不是那种纯洁柔弱的Ω。”

“我也没觉得你是那种Ω。”黄少天磨了磨后槽牙,坐直了身子,有些气愤、又无比认真地看着叶修,“我喜欢你的理由跟你家底清不清白、过去是好是坏、来历有没有印在个人资料上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就是喜欢你,从认识你开始就觉得你性格很温柔、明明那么强大却丝毫不自满,就连放嘲讽都显得可爱,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整个人都很好!难道我亲眼所见的你,还比不过几张无足轻重的资料吗?你觉得我是那种傻逼吗?!”

叶修愣了一会,随后主动凑过去,在黄少天唇上吻了一下,“我懂了。”他维持着唇贴着唇的姿势,极近距离地看了一会黄少天还夹带着些许愤怒的眼神,诚心诚意地道,“对不起,少天。”

“……再亲一个。”

“行啊。”

叶修笑着闭上眼,微微张开嘴,迎接对方有些急切的唇舌入侵。

 

叶修不太记得他们是怎么亲着亲着就跑到床上去的了。

明明他后来已经被亲到头晕目眩了,黄少天却还能一边搂着他一边将他引导到床的位置……这难道是α的自带技能吗,太可怕了。

“关于我的事,你如果想知道,也不是不能告诉你。”叶修倚在黄少天怀里,考虑了一番后,缓缓说道。

“无所谓啦,你想说就说,不想也没什么,我也不是一定要知道。”黄少天想了想,“虽然我觉得我差不多猜到了。”

毕竟叶修从没在他面前刻意隐瞒过什么,即便黄少天对于机甲技师的世界认知贫乏,但也至少知道叶修的技术和理论概念绝对是顶尖水平,再加上叶修在谈到机甲时引用过的资料中,不少是军区内部机密文件,必须有相当高的权限才能阅读。只要思考一下非军方机甲技师里有几个能有这个程度的权限,叶修过去的身份基本就呼之欲出了。

叶修愉快地说,“也对,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的才能不管到哪都总是如此突出,我都习惯了。”

“是啊,我也快习惯你的无耻了。”黄少天面无表情道,“所以你要跟我说说你为什么离开嘉世吗,叶秋大神?”

“纠正一下,‘叶秋’其实是两个人,不单纯指我一个。”

“嗯?哦,你和苏沐秋对吧。”黄少天略一思考后醒悟过来,此前他还疑惑叶修为何选择这个名字作为掩饰,毕竟叶秋和叶修在读音上还是很相似的,若要遮掩身份,就该选择一个与真名相差甚远的名字才对。

但现在想想,这应该是叶修的“叶”加上苏沐秋的“秋”吧……

黄少天:卧槽,还说你跟苏沐秋没有一腿。

“其实外界的某个猜想还是没错的,叶秋确实是一个组合,虽然只有我和沐秋两个。沐秋主要负责机甲设计的武器和发动机方面,我负责剩下的部分。”叶修道,“至于我们失业的理由……简单地说,就是妨碍了老板的一笔大生意。”

黄少天还期望着能听到什么惊心动魄的商战故事呢,结果叶修只用一句话就带过去了,感觉就像一部巨制电影放了个特效酷炫的开头,结果直接就跳到了结尾,十分坑爹,“就这样?!”

“就这样啊。”

“……就这样还让嘉世现在扑天盖地地黑你们?”

黄少天想起最近新闻里各种抹黑叶秋的报道,恨恨地磨牙,真想断掉几笔军队跟嘉世的交易算了,反正现在蓝雨也提倡支持本星球产业。

“这说明我们搅黄的那笔生意非常大啊。”叶修笑了笑,“大到陶轩不惜将我们辞退,还通过打压,不停地降低我和沐秋的行业影响力,以防我们再次妨碍他。”

黄少天花了两秒才想起来“陶轩”是嘉世公司的第一出资人和拥有者,即使只是一介商人,他在政坛和社会上的影响力也不可忽视,叶修直呼他的名字,看来叶秋和嘉世老板关系甚笃的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

“……那笔生意,不会跟我们有关系吧?”黄少天犹豫着问道,现在想来,叶修对军队似乎一直有股极微弱的忌惮,但从他在蓝雨军区里也行动自若的样子来看,不像是惧怕,而是某种警惕。

叶修干脆利落地摇摇头,“倒还真没关系,陶轩当初的想法是先跟微草霸图几个老星区进行交易的,不过被我们搅黄后,说不定他就打算对其他几个星区出手了。我和沐秋预测他之后选择的交易对象应该会是蓝雨,所以才在这里找了份工作,等他出手。”

黄少天点点头,虽然他觉得没什么人能在喻文州面前玩花样,但叶修离开嘉世的缘由与蓝雨无关,还是让他感到了安心。

“至于那笔生意是什么,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毕竟离开嘉世时我签了保密协议的。除非他跟蓝雨进行接洽,还打算销售同样的东西,否则我不能提前对你们进行警告——我只能说,那东西看着不错,但带来的副作用也不是一般机甲驾驶员能承受的。”

黄少天这才明白,叶修这等水平的机甲技师,离开嘉世后为什么没有到其他待遇更高的机甲公司工作,反而隐姓埋名,窝在蓝雨星的一个B级机甲公司里,艰难地做着实验。

不是为了嘉世——他已经不是嘉世的叶秋了,虽然只是可能性,但他不希望人类联盟的军队受到损害。不论嘉世打算销售的东西是什么,黄少天都肯定那东西必然弊大于利。

“……回去我会跟队长说一声的。”

“提醒一下就行了,毕竟我也不确定,搞不好陶轩真的决定停手了呢。”

“你要真觉得他会停手,就不会到蓝雨来了吧?”黄少天哼了一声,又把叶修往怀里搂得更紧了一些,“不过要不是这样,估计你也不能被分配给我了,就这点来说,我还真得感谢他。”

叶修笑了笑,并没有反驳,显然他也认可这个观点。

“其实你惹到的麻烦比我想象中要小。”黄少天实话实话,“我都脑补过你会不会是中央星区哪个大世家的独生子,身负血海深仇,从小隐瞒性别,来到蓝雨是打算忍辱负重,有朝一日回到首都星怼掉仇家……”

“少天,你当个将军真是屈才了,八点档界更需要你。”

“滚滚滚!!我是智商这么低的人嘛!这么想是为了到时候你爆出真实身份,无论是什么,我都不会惊讶好吗?!”

叶修真心实意道,“你真是太机智了。”

毕竟,不论怎样曲折离奇的身世,估计都狗血不过黄少天脑补的那个设定。

“我家是有点资历。”叶修承认道,虽然事实是,能住在中央星区的家族,每一个都至少有点资历,“但不是很夸张的那种,我爸军衔还没你高,不用太担心。”

“哦哦……那就好。”

黄少天点点头,放心了不少,这对新婚情侣并不知道,很多时候,岳父对女婿的压迫力和威胁度,并不会因为后者比前者在职业和社会地位上有优势而降低多少。

笼罩在叶修身上的那一层神秘的迷雾终于散去了,黄少天觉得他接触到了一个真正真实的叶修——即使能设计出最复杂的机甲系统,却也斗不过机甲公司的一张解约合同,并没有强大到能在人类联盟横着走的家世,也不热衷于做些能毁灭星球的实验,反而愿意为了人类联盟的军队安全而牺牲前程。

曾经,叶修身上的神秘和强大是吸引黄少天去了解他、探索他内心的动力,但当他真正看见一个不再神秘、存在弱点的叶修时,黄少天发现,他对这个人的尊敬和爱意并没有因此消失,反而越发深厚。

是的,并不止是喜欢,他爱他——黄少天认为,他可以这么说了,他爱着叶修。

 

“我有东西要给你。”

叶修愣愣地看着黄少天丢下一句话后,便捞起他扔在转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在内袋里拿出一个宝蓝色天鹅绒的小盒子,然后单膝跪到他面前。那张还带着点少年轮廓的脸红红的,眼睛里闪着光,仿佛他正看着一颗极其耀眼的星星。

叶修预感到了什么——应该说这个场景之下,他难道还能想到别的什么吗——他差点屏住了呼吸。

黄少天带着大大的笑容看着他,打开了那个盒子。

里面并不是戒指。但叶修认识那个东西,他顿时真的无法呼吸了——那是一块透明的矿石,只有一指节大小,还维持着刚开采出来的不规则形状,矿石内部有着金线一般的物质,勾勒出闪耀的奇妙纹路,看起来美轮美奂。

它看起来实在太美了,任何宝石都及不上它的光彩万分之一,因此叶修一瞬间便认出了它——

 

四十年前,在那颗造就了人类奇迹的小行星上,被开采出的矿石共有五十余吨,这其中过半数矿石被存放在中央星区的研究所里,其余则被平均分给人类联盟的几个主要星区,余下的小星区只平均保存有极少数的数十千克。

蓝雨星区虽然是人类联盟的主要对外贸易区和边境星区,当年却还不是军事重区,被分到的矿石储量也不多,如今虽然蓝雨星区的地位不断上升,但四十年过去,矿石的辐射也逐渐减弱,对于提高人类的体质不再有那么大的作用。因此蓝雨星区的矿石存量四十多年来并没有增加,仍然只有二吨的储量。在现今的主要星区里属于储量较少的。

但,虽然辐射作用逐年减弱,还引发了Ω出生率降低这一巨大问题,这些矿石仍然是人类联盟里无价的珍宝,因为正是它们人类的整体种族力量提高了一个等级,让人类能在浩瀚无边际的宇宙中,更为平等地与其他种族交流、贸易,获得力量、自由和尊重。

所以人类才赋予这种矿石“Glory”的名称。

 

叶修很清楚,黄少天手上的这一小块Glory,只可能是他升为上将时,军队直接从蓝雨的Glory储备矿里凿取而出,在他的上将授衔仪式上交给他的。正因为太珍贵,代表的意义又太巨大,只有军队里军衔为上将的士兵,才能得到不超过5克重量的Glory作为嘉奖,升任元帅后,则能得到不超过10克的Glory。

除此之外,不论用任何金钱或是资源作为交换,都无法从政府处获得这种矿石。至于作为研究之用则更不用提,只有中央研究所才能每年取出极少量的Glory样本进行研究实验。

曾让人趋之若鹜的钻石在它面前都只能算废料。

叶修对此非常清楚,因此他很明白,黄少天单膝跪在他面前、拿出这块美得能迷住任何一个人类的矿石,意味着什么。

他也完全明白,这块重量甚至都不足5克的Glory,代表了黄少天从进入蓝雨军校开始,加入军队、一路不曾停歇战斗至今、直至升为上将的——

“这是我这一生至此为止,所有的荣耀。”

黄少天将它递到叶修面前。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叶修?”

 

——而当叶修好不容易恢复呼吸后,他的大脑除了“愿意”以外,完全不能组织出其他语句。


TBC

——————————————————————————

我还活着,真的……

这一章主线和感情线都得到了重大推进,作者我很是欣慰啊

不过其实这一篇的剧情线很简单,我已经觉悟了,我就是想写黄叶放闪光秀恩爱,所以我的剧情其实设置得很简单、真的很简单,请不要抱有太多期待……



  692 84
评论(84)
热度(692)

© 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